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睡不着眯着--读汪曾祺《生活是很好玩的》  

2017-10-26 11:31:10|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睡不着眯着--读汪曾祺《生活是很好玩的》 - 清秋雨薇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汪老的散文集《生活是很好玩的》是在地铁时光里慢慢读完的。

读这《生活是很好玩的》一如他的书名,真的是体现了一个“好玩”。这个“好玩”分了三部分:在第一部分“对生活的兴趣广一点”里,好玩的东西是对民生百态的精细刻画,通过民风民俗的搜集与讲述,让我对那些悠远历史的传统文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比如讲到《踢毽子》,汪老说“我们那里毽子的踢法很复杂,花样很多。有小五套,中五套,大五套。小五套是“扬、拐、尖、托、笃”,是用右脚的不同部位踢的。中五套是“偷、跳、舞、环、踩”,也是用右脚踢,但以左脚做不同的姿势配合。大五套则是同时运用两脚踢,分“对、岔、绕、掼、挝”。”真是看得我目瞪口呆,第一次知道原来踢个毽子都有如此多的名堂讲究,以前对踢毽子真是既不会踢也不懂里面的规矩,只是当成冬天里运动取暖的一个小道具罢了。

又比如《北京人的遛鸟》里讲到鸟为什么要“遛”?不遛不叫。“鸟必须习惯于笼养,习惯于喧闹扰攘的环境。等到它习惯于与人相处时,它就会尽情鸣叫。这样的一段驯化,术语叫作“压”。一只生鸟,至少得“压”一年。”提笼架鸟出来遛鸟是大爷们的爱好,迄今为止我还真没见过有女性遛鸟的。以前上班经过永陵公园,大清早总有一群大爷把各自的鸟架在树上(有些架的很高,细观察后发现还有带着架钩的大爷),鸟儿高高低低地鸣叫着,大爷们捧着保温杯就在树下三五成群地聊天。我私以为这仅仅是大爷们的社交方式或者说休闲途径之一,类似于大妈们迷恋广场舞,却是不知道这遛鸟里头的有着如此深奥之处。

第二部分“一草一木皆有生活趣味”里就是我熟悉的花鸟鱼虫了。汪老但汪老的笔触并非只是对草木外形或者习性的简单描绘,既是生活趣味,必是与他的生活有过互动的记忆,单纯的欣赏是有距离地观察,那是怎么也看不出兴味来的。

《人间草木》里,他如此描写紫薇花“紫薇花是六瓣的,但是花瓣皱缩,瓣边还有很多不规则的缺刻,所以根本分不清它是几瓣,只是碎碎叨叨的一球,当中还射出许多花须、花蕊。一个枝子上有很多朵花。一棵树上有数不清的枝子。真是乱。乱红成阵。乱成一团。简直像一群幼儿园的孩子放开了又高又脆的小嗓子一起乱嚷嚷。”有形、有色、有声、有景。花朵的样子既是一幅画般细致深入,偏又赋予它们灵性一般地动作,动静之间,紫薇花的样子已经生动地钻入到你的脑海里去了。只是我私以为“紫薇”两个字透着一股子浓郁的文艺味儿,哪知“紫薇花”却被形容为“乱糟糟,闹腾腾”的花。还真是应了“各花入各眼”的说法呢。换成我来描写,定要如琼瑶阿姨般温婉至死方休。《还珠格格》里的紫薇姑娘可不就是温婉清丽的女子,要按照汪老的叙述,紫薇花可就成了冠以紫薇名字的小燕子了。

又比如他描写腊梅花:不过凭良心说,蜡梅是很好看的。其特点是花极多——这也是我们不太珍惜它的原因。物稀则贵,这样多的花,就没有什么稀罕了。每个枝条上都是花,无一空枝。而且长得很密,一朵挨着一朵,挤成了一串。这样大的四棵大蜡梅,满树繁花,黄灿灿的吐向冬日的晴空,那样的热热闹闹,而又那样的安安静静,实在是一个不寻常的境界。这种热闹不同于紫薇花的乱,倒让我想起中秋刚过的桂花,城市里四处弥漫着桂花甜蜜的芬芳,仿佛对着空气也能咬出一口馨香花气点心来。

喜欢花草,汪老篇篇文里对花草的叙述总能勾起我美好的遐想,除了他又一次提到栀子花。他说凡花大都是五瓣,栀子花却是六瓣。山歌云:“栀子花开六瓣头。”栀子花粗粗大大,色白,近蒂处微绿,极香,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说是:“碰鼻子香。”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这一段文字简直为我不喜,其缘由自是因为我喜欢的花儿被描述得如此粗鲁低贱。忆及席慕蓉的【盼望】一诗中写到“在开满栀子花的山坡上与你相遇”,就觉得是个染着芬芳的美好场景。如此形容,仿佛给如花美人泼了一身污水,令人愤愤。

第三部分“四处走走你会热爱这个世界”就是我们都喜欢的旅游了。想当年一位女教师一封“世界那么大,我想去走走”的辞职信火爆了很久。看来我们都不缺那颗想要四处走走的心。

其实汪老的四处走走还没那么多浪漫情怀,大多数时候并非是抱着旅游心态去走的世界,而是当时社会环境所迫。所幸,汪老只记得把好玩儿的部分记录下来,历史带来的动荡不安及无法愉悦的心情就放在书外吧。在这部分里,汪老带我们走了山东、湖南、云南等地,印象最深的是他到泰山。

汪老爱好书画,除了表现在对花草的描述细致逼真以外,四处走走时也不忘研究书法。泰山片石上刻印了许多书法作品,他评论说《瘗鹤铭》结体稍长,用笔瘦劲,秀气扑人,书法自晋唐以后,都贵瘦硬。杜甫诗“书贵瘦硬方通神”,是一时风气。经石峪字颇肥重,但是骨在肉中,肥而不痴,笔笔送到,而不板滞。假如用一个字评经石峪字,曰:稳。这是一个心平而志坚的学佛的人所写的字。这样的字,和泰山才相称。我自己近期在习书法,觉得汪先生这段对书法字体的描写特别有趣,脑海里搜出一些瘦硬和胖圆的字体,竟对着文字相视一笑。

还有一段对泰山的描写:三个十八,爬起来都很累人。当中忽有一段平路,名曰“快活三里”。这名字起得好!若在原隰,三里平路,有何稀奇!但在陡峻的山路上,爬得上气不接下气,忽遇坦途,可以直起身来,均匀地呼吸,放脚走去,汗收体爽,真是快活。人生道路,亦犹如此。就算我没有登过泰山,但四川的高山也是很多的,读此文字只觉得心有戚戚焉。这不仅仅是一段登山体会,人生漫漫,我们总是在曲折里前进,风雨彩虹便是此理。

《生活是很好玩的》是本关于各种好玩事物的散文,汪老遣词造句却毫不矫情。有一段写“有一家有一棵天竹,结了那么多果子,简直是岂有此理”就觉得这个岂有此理用得很妙,跟一株长得与众不同的植物认真生气,显出作者任性的率真的脾性来,令人忍俊不禁。

在“胡同文化”里讲到北京胡同文化的精义就是“忍”,安分守己,逆来顺受。一句话“‘穷忍着,富耐着,睡不着眯着’!”“睡不着眯着”这话实在太精彩了!睡不着,别烦躁,别起急,眯着,北京人,真有你的!”“睡不着眯着”这句话还真是越琢磨越有意思。这并非一种简单的生理状态,而是一种类似阿Q精神的处事态度。生活里睡不着的事情多了去了,但“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眯着吧,眯着自有另一番乐趣。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