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飞蛾与火----读达芙妮?杜穆里埃《浮生梦》  

2016-03-14 22:13:58|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蛾与火----读达芙妮?杜穆里埃《浮生梦》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仅管《蝴蝶梦》对我来说耳熟能详,尤其是开篇那段“昨夜我又回到了曼德里”带来的让人压抑而颇具神秘感的独白,但它仅限于电影所带给我的深刻印象。达芙妮?杜穆里埃所谓巅峰时期的代表作《浮生梦》才是我首次在文字上与她相遇。

        达芙妮?杜穆里埃的小说大多喜欢用人名来命名小说,比如《蝴蝶梦》原名“吕蓓卡、 《浮生梦》(《 MY COUSIN RACHEL》)直译应是我表姐瑞秋。《蝴蝶梦》、《浮生梦》在中文的翻译里都用了一个“梦”来作为译名,不论是庄周梦蝶,还是浮生若梦,为欢几何,都是代表一种虚幻缥缈的人生。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很容易把它们俩当成姊妹篇。当然,它们的确也有着很多相近之处,尤其那种大庄园宅邸的阴森感,人处其中感受到的孤寂与惶恐,不安生以至于处处散发出来的让人心寒的颤栗感都是极为相似的。RACHEL很多时候会被译成“雷切儿、瑞琪儿”之类,但这里“瑞秋”两个字,无意间就把巴金的《家》中那种旧式妇女的委婉与内敛的感觉先入为主了。

         初读这本书,有点糊涂,几个层面的故事交叉重叠,让我分不清主次,理不清彼此之间的关系。而随着故事的一点点铺展,感觉就像在摸索着走一条路时,会时不时发现一两个路标,对故事生出一份新的猜想。安布鲁斯,抚养主人翁菲利普长大的堂兄只言片语的留言,就是布下所有迷局的那只手。读者的思维很容易跟菲利普一样在那些零星的提示里不断迷失。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合上书页的那一刻,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简。爱》里罗切斯特的一段独白:“简,有这样一个例子,有个年青人,他从小就被宠爱坏了,他犯下个极大的错误。不是罪恶,是错误,它的后果是可怕的,唯一的逃避是逍遥在外,寻欢做乐。”我觉得这段话就像是二十年后菲利普再找到真爱时会说出的一段话。当然,两个故事的结局并不一样,一个疯了,一个却是死了。而这个死到底菲利普有没有责任?于是,我再倒回到开篇,在书的开始就写到菲利普每日里疑虑重重,问着自己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瑞秋有罪还是无罪。”那是我刚翻开书页时无法领会的问题,但实际上,在我读完之后,这个问题仍然和开篇的菲利普所思一样,得不到答案。

        这就是达芙妮?杜穆里埃的布局行文的高明之处。全文的视角只有菲利普一个人,所有的事情都是以他所受的教育和他的有限阅历作出的判断及相应的反应。作为读者,我们无法从别人的视角里了解到事实的真相,从而判断菲利普言行的对错,从而得知其他人的真实意图和想法。就算整本书读完,我都不能完全清晰地勾画出瑞秋这个人物来。她的初出现,让我像普利普一样给她冠以了美好的光环。可是她真的是挥霍无度、水性杨花吗?她真的是背叛了安布鲁斯吗?她真的只有钱才能被打动吗?她真的是心怀叵测,处心积虑谋取钱财的女人吗?这些疑虑,让我把旧式中国女人“瑞秋”所代表的坚韧与美丽,充满智慧的内涵的形象完全打破了。让我困惑的是我找不到一个新的影像来收拾和重建一个瑞秋的真正样子。

        “因为爱你,我变成了一个疯子。”这是腰封里让人震撼的广告词。也许,菲利普真正的疯狂不在于他愿意为瑞秋奉献出自己---“我使劲想,我还能给她什么东西。她有了家产,有了钱,有了珠宝。她还拥有我的思想、我的身体,以及我的心。”而在于书结尾处的描写:
        瑞秋说“我想去石阶路走走”时,菲利普说“小心”。
        “什么,小心什么?”。
        “小心”,菲利普缓缓地说“在太阳下散步要小心。”
        她笑着走了。他看她穿过草地,走上通向石阶路的台阶。
        这段描写单从文字上看不出有什么意义,但如果把故事读到这里,就会有一种遍地生寒的冷酷。爱一个人得不到时所生出的想毁灭的疯狂,而且是平静掩饰下不着痕迹的疯狂。“他看着她穿过草地,走上通向石阶路的台阶。”,他只说了一句“小心”。不管她有罪无罪,他都在心里判了她死刑。 
 
        如果非要按宣传语说这是本感动全球亿万读者的最炽热初恋故事,我倒宁愿讲这是一个被宠爱坏了的孩子任性的一次冒险。不论是他个人的情感与财富,都是他随心所欲想要征服别人的手段,一旦受挫,就是变本加厉地索回。飞蛾与火,到底谁是真的飞蛾,谁是真的火焰?到底飞蛾扑了火是谁受益呢?这又是一个对与错的辩证思维问题了。

        然,且不论对错,至少这是我很长时间以来能以四天业余时间高效读完的小说。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