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为你,千千万万遍--读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2015-04-06 12:03:31|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你,千千万万遍--读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跟儿子说给你推荐一本书吧,《追风筝的人》,我刚读完。

 

儿子说你先讲讲书的内容。

 

我刚说这是一个关于阿富汗人的故事。儿子摇摇头,表示对阿富汗这个国家的故事不感兴趣。我觉得很能理解。从听到这本书开始,已经历经大概十年的时间,期间我也曾因为对它好评如潮应景地买过,但终于在家里书架闲置一年后清理了灰尘转赠给朋友。我想我也曾抱着一份先入为主的成见,对“阿富汗”这个代表着战争、贫穷、难民营、恐怖分子之类的等同名词有着隔岸观火的距离感。既然本能地抵触这个国家,那么我不可能对来自于这个国家的文学作品产生出更大的热忱。

 

让我改变偏见的是卡勒德·胡赛尼的《灿烂千阳》,虽然读完那本小说心情沉重,但我仍然被主人翁“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的生活态度所折服。我终于可以以一种渴望了解的心情翻开让同一作者名声大噪的第一部作品《追风筝的人》。

 

我生性易感,书中第一次让我哽住的地方,是阿米尔赢得风筝大赛的冠军,哈森为他去追那只被斩获的蓝色风筝之时。“他的橡胶靴子踢起阵阵雪花,已经飞奔到街道的拐角处,他停下来,转身,双手放在嘴边,说‘为你,千千万万遍’然后露出一脸哈森式的微笑,消失在街角之后。”就算是在我给儿子讲述故事时,我把这个情节作为一个重点讲给他听,在我艰难地重复着哈森吐出这几个字时,发觉自己的声音又变得停顿而粗滞。我听到儿子稍许不了然的呼气,我为自己的脆弱和溺情感到羞愧,很快稳住自己的情绪,再次将故事继续下去。

 

我依着自己趋善避恶的本性,对故事的人物有了自己的偏爱。哈森是我所认为的全部人物里面描写的最深入我心的人物。他用单纯而卑微的心,默默地守护者他仰望的阿米尔少爷。他知道他所有的优点和缺点,读懂他所有的懦弱和勇敢,了解他生活所有的细节和习惯。他就像他的影子一样忠诚地跟他一起生活着,既满足又安然。他们喝着一个人的奶水,手足般成长,彼此深深懂得。他们可以坐在一起晃着腿一言不发,心底的交流却像电波一样眼不可见心不可断。故事有很长一段不再与哈森有关联,但我一直掂着有关他的所有消息。阿米尔在美国的生活犹如切换不太正常的另一段故事,因为没有哈森的在场,让我觉得若有所失。

 

我不太喜欢去探索阿米尔所谓自我救赎这条线索,就算是因为年少不更事酿成的一生无法弥补的错误也不值得我付出更多的兴趣。当然,不能说是我厌恶阿米尔这个角色。就像每个人身上都潜伏着自私、骄傲、愚蠢、恶毒的一部分,阿米尔不过是把它们召唤出来让它们活生生地栓在自己希冀的风筝上,帮他挡住会摧毁他的其他风筝,飞向他的渴望。这些所谓的“恶”都是在今后千万个悔恨的日子里体味出来的,在做决定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因为当时的他除了逃避别无选择。这是人性的弱点,已经被讨论得太多了。我们每个人都背负着人性的弱点,谁也不可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们从没与“恶”共舞。作者是个喜欢安排自我救赎的人,除了阿米尔自我救赎的主线,还安排了阿米尔父亲用善行、哈森母亲用回归和对孙子的慈爱来弥补各自曾经的背叛,这些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难道不像一个谎言轻易地解释了改变一些人一生的行为,抹杀了给一些人带来的长年累月的伤害?不过话又说回来,究竟是哪一个的处境更悲惨?背叛者还是被背叛者?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小故事:有个小男孩儿收集了很多美丽的石头,而有个小女孩儿收集了很多美味的糖果。有一天他俩决定用自己的收藏互换。互换前男孩儿藏起了最美最大的那颗石头然后用剩下的换回了女孩儿的全部糖果。但是当晚女孩儿早已快乐地进入梦乡时,男孩儿却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他无法判断女孩儿是不是也像他一样藏起了最美味的那一粒糖果,这种猜测让他备受疑心的折磨。 “世上没有对和错,只有因和果”。阿米尔用他的怯懦为自私挖了一个坑,等跳进去才知道他失去了世间最珍贵的情感。但他何其幸运,有人为他千千万万遍地奉献,就算被背叛,依旧不惜交付给他自己所有的人生糖果。

 

为什么如此善良的人却如此不辛呢。甚至这种不幸连他的儿子也不放过。哈森,这样一个卑微的灵魂,却两度拼尽全力护卫了一个灵魂懦弱的阿米尔。那么到底谁的灵魂更卑微?少年哈森用他最拿手的弹弓鼓起勇气吓退了想挑衅他们的人,没想到他遗传到儿子身上的血液和技巧会在26年后再次在关键时刻挽救了阿米尔。到底是谁的灵魂更谦卑?到底谁的灵魂更高贵?到底谁把谁一直沉重地压着,抬不起头?不是出身,不是教养,不是富贵,只是与生俱来的善和始终如一的善,为你,千千万万遍,至死不渝的誓言和遵守誓言!

 

哈森,这个追风筝的好手,他能追到风筝并不是因为他总会抬头去看风筝再往哪个地方飞,而是在最初就做出判断并为之确信不疑。他等待在他认为风筝会坠落的地方,他说,他只是知道。就像他认定一个人,信任是每个人内心的折射,只要有了最初的认定,就不再需要知道这个人会有怎样的变数,他只要等在某个地方,他们总会遇见。他只是知道,因为他相信自己一如他相信别人,为此,他愿意为他,千千万万遍。那么,哈森真的不幸吗?他的言行对得起他的誓言,即使贫穷,苦难,但他不曾让自己的灵魂刻上背叛誓言的红字,他懂得阿米尔所思所为,他甚至会怜悯阿米尔因他而起的痛苦,不会觉得要不要去原谅阿米尔。他只是懂得,他对儿子说阿米尔是他一生最好的朋友,就像他等待的每一个会坠落在他脚边的风筝。

 

哈森的忠诚与包容让我默默细数我身边那些愿意为我追风筝的人。在我岁月的长河里,他们并不总在我身边,却是在我人生的某些重要时刻出现在街角,他们回头对我莞尔一笑,张大嘴喊道,为你,千千万万遍。。。。。。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 > >  > > 页脚s0 2l cl h1>> -hansi-a 南詉dthileIdstarget="_fn1st a8st" id="m-3-txt-3"--博主发起的蛓xp 我的or:#书 -hansi- {i">ul pnt" -hansi- /rss+xmd="mhide="RSSd_1" sty镜南喙 {/list {l /rss/x.publisher {/list}="bdesca-lass="t {/list}t a8ste"><$_foot_sub3bs2 b
{fn1st a8s>订阅此杂⑽ lass="t voteT/if} ansi-} :""ad16公司版权所有f (x.rocopy;1997- 0c7  -h03 xtag m2rds:=">热tyl:=">热 nbw="/span> ilEna -h0<#南詉dthileIdstarget="_pass=tmiecus_b罚琣d_1" sty镜南喙豩elp claecial/007525FT} . {ifb13aze 帮助 -hb remi=capiv/"> && nbw=${u &nb-h03 xtag m2rds:=">热tyl:=">热 nbw="/span> ilEndsca-hansipan> ck log" frameBansi-> &nl cl h1ansipan> x.k log/div> {i  &nb-h03 xtag m2rds:=">热tyl:=">热 nbw="/span> ilEnd if} pan classwl.ti voteToOsipan> ck log" {itmt" id="--博主 {list n nbw=" x} v &nbtl>&nl c5&mode=3&pf=blog163"; //num为膌 cl wtarow.N鱷tm:{'zs="' s="'BlogHome:false, -han' ' ', 2' ape api'镜南喙豠pi {l /'; votme}/"> msg'镜南喙豠pi {l /msg/#" '; votme}/"> #" '镜南喙豠pi {l / {/list/#" '; votme}/"> vcd'镜南喙豠pi {l /log/logtcha.jpgx?eighttIter"MARGIN: al'; votme}/"> mrt'镜南喙豣.108.126.net/ clppe} /lasmon/e)}.s remi='; votme}/"> <2作'镜南喙豲s {l /lasmon/e)}.s remi='; votme}/"> passport /lasmon/e)}.s passportl'; votme}/"> fp '镜南喙豣.108.126.net/lasmon/portrait/fss=/{/lview/'; votme}/"> 60/作'镜南喙豣.108.126.net/lasmon/fss=60.p '; votme}/"> f:''作'镜南喙豣.108.126.net/lasmon/fss=:''.p '; votme}/"> f40/作me}/"> f:''; votme}/"> adf:''作'镜南喙豣.108.126.net/lasmon/admi链絪s=:''.p '; votme}/"> e${f作'镜南喙豣.108.126.net/lasmon/(pty.p '; votme}/"> gu结筥profet=_owt作'镜南喙豣.108.126.net/lasmon/gu结筥profet=_owt.gif'; votme}/"> p vato_d<#-mf作'镜南喙豠lbto.d<#-m / ght="560" ,'镜南喙豠lbto. ght="560" vote-hans vote-hans vote-hans] vote,cj:[-3] vote,c\>\i vote,cm:["", / vote-h,gals '她 vote-h,00%" :ultght="125" al vote-h,albto {if:ultght="125" al vote-h,albto Hemi {if:ultght="125" al vote-h,TOKEN_HTMLMODULE vote-h,isMlaniU B} k:-100 vothan,isW {U :erNa vote-h,sRink vot}; v计3为自-han5&mode=3&pf=blog163"; //num为默认显示的相关b1.108.126.net/ clppe} /> s.js/P,8)|e"oteTime)} 计3为自-h5&mode=3,8)|e"oteTime)} vote-_> s_nacc=\r\n<';netebdsT208ker(); vot vote- cl ItorN()torNf作'镜南喙 />clppe} o'); votga('sals', 'ppe}view'); v},300); v v v v计3为 v v v棘,3为P,8)|e"oteTime)} vote-wtarow. e|esout(funapion(){ vapeJ.titlSsp;${('镜南喙豰usle.ph.126.net/ph.js?0a1'); vape vapeJ. Dt aByDWR(me}/"> #" ,'MusleBeanNew','琫 py(blogMusleSessionToke"'B ); va},c000); v计3为 v v v棘,3为l cwtarow. e|esout(funapion(){ vot //qr0px;;${f= d .cblogeE${a.us('3为'); v-hanpx;;${.asyncf= 1; v-hanpx;;${.orNf作'镜南喙 1.108.126.net/ clregs="c的蟬/js} _aswlf_V3_1.js'; vot d .body.ss=alsChild(px;;${); v-han },300); v v计3为 vote-5&mode=3,8)|e"oteTime)}舷允/ clppe}<{/lme}c/博/{/ltt201.js/"计3为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