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原创小说:你若安好,我便晴天【2 宋文琴】  

2014-09-08 17:37:18|  分类: 天边一朵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若安好,我便晴天【原创小说2】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周末的早上,紫毫无奈地被自己准确无误的生物钟唤醒。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想,却也不想起床。昨晚听着文琴激情澎湃地拉她回忆高中往事,不由自己生出一股强烈的陌生感。夜里便是半梦半醒,从爸爸去世前的自己,结婚前的自己还有结婚后,离婚后的自己,怎么都无法把她们叠在一起。很多被刻意忘记的过去像是瞬间解除魔法的睡美人,鲜活地在脑海里不断翻腾。以为自己睡着了,但没想到醒来的自己对着依旧想假寐的自己叹息道“你怎么又醒了?”于是沮丧布满黑夜。会对目前的生活感到遗憾吗,为那些不曾幻灭的的梦想。到底该追梦还是依旧沿着已定的生活轨迹安稳地走下去。也许,现实会让自己获得另一份脚踏实地的满足。有时觉得自己好渺小,好渺小,怎么就连任性下的自由都不能拥有。可是都任性了,这个世界就乱套了。于是只好选择逃到意识里。 意识生活好比动漫,想怎么画,就怎么呈献,完全超越时空的局限。里面自己永远是主角,周围的人可以随意配合你的存在。

如果有的人在生活里欺骗了你,在工作上陷害了你,让你处于各种难以自拔,难以应付的尴尬境地时,在大脑的作用下,你甚至无需闭眼,就可以在脑海将对方以各种臆想方式分分钟搞定。这是被贯彻得多么彻底的阿Q精神啊!人也许都得靠自己给自己编织的一套阿Q理论才能活得那么不气馁,不沮丧吧。可是,紫毫觉得跟爸爸在一起时,从来不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过于恼人的事情。在爸爸过世后,妈妈的再嫁,与子键一家人的相处才是痛苦的开端。这么想着,子键的一张板着的脸毫无征兆地定格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就像高中那时候总是鬼魅般出现在她的身前身后,让她无所适从。紫毫满脑袋被这些胡搅蛮缠的回忆占据着,额头突突地跳着痛,这时电话铃响了。

以为是文琴性急打电话过来,没想到是欣儿奶奶打来的。欣儿奶奶说原来定好的舞蹈课欣儿临到头又不想去上了,现在怎么也劝不住,只好给她打电话求救。

紫毫叫奶奶把电话给欣儿。

   欣儿在电话那头撒着娇刚喊了句“妈咪”。紫毫就感觉心被重重地锤了一下,脑海里顿时脑补出欣儿那张圆乎乎的可爱模样。她赶紧深吸一口气把声音放柔和问道“欣儿,跟妈妈说怎么不愿意去上舞蹈课了?”。欣儿在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慢吞吞地说“妈妈,我觉得我还小,想等我五岁半再学啦。”

    紫毫想象着欣儿摇头鼓腮冥思苦想的样子忍俊不禁,“欣儿你已经五岁半了呀!”

   “什么?”欣儿在哪边大吃一惊。“我怎么没吃蛋糕就五岁半了呢?”

   “哪有半岁吃蛋糕的,都是整岁才吃呀。你上个月就已经五岁半了哦。”

   “哎呀,完蛋了!完蛋了!昨天幼儿园新同学来,我还跟人家讲我才五岁咧。怎么办啊?”欣儿的声音就呜咽起来。

    “没关系啊,欣儿六岁时请小朋友吃蛋糕就可以了嘛。好啦,都是五岁半的大孩子了,上舞蹈课完全没问题了啊!”紫毫耐心地劝说着女儿,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跟孟天舒离婚时也曾想争取女儿的抚养权来着。

但是孩子奶奶提出了最致命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带她养她呢?

紫毫初三时父亲因车祸意外过世,母亲在父亲过世一年后就再嫁了。紫毫一直和新家融入不了。捱了三年高中,从大学住校开始,就再也没跟他们一起生活过。大学毕业后就跟文琴一起在外面租房子住,直到跟天舒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她跟那家人的关系感觉一直很淡,每年只有春节才勉强回去过个大年三十,母亲也并不多过问她。紫毫本就是个寡言的女孩儿,也不擅长交际,这么多年身边的人一双手就能数过来。后来紫毫怀上欣儿后就没有再上班,等到离婚,才发现自己一个人不论经济还是精力都无法负担一个孩子,甚至于除了爷爷奶奶竟然没人可以托付。

不管自己和天舒是怎样的结局,欣儿的奶奶和爷爷绝对都是没有男女偏见地对欣儿倾注了所有深情,紫毫自己也觉得孩子交给他们是完全可以放心的。欣儿奶奶是个心胸开阔的女人,对待紫毫就像自己女儿,也是真心心疼紫豪。她知道儿子要离的心管不住,也就不管了,但孩子同时会需要爸爸妈妈的疼爱的。她对紫毫说孩子永远都是属于她的,她只要有时间随时都可以到家里看孩子,带孩子的。这样对欣儿来说会感觉到爸爸妈妈都在,只是没有住在一起而已。要是紫毫愿意,他们老两口的家也依旧是她的家,依旧愿意是她的爸爸妈妈。

紫毫纠结了很久,虽说现在住的房子天舒留给了她,给她解决了很大的一个问题。但目前自己养活自己尚且为难,又怎么带的好孩子?首先孩子每天的接送就是个大问题,其次紫毫最学不会的就是做饭,仿佛天生少根筋,更别提还要为孩子做饭了。思前思后最终她妥协了,其实也是对这个曾经的家的温暖的需要。她可以依赖的人实在太少,对她来说,前婆婆的这个家是她可以暂避风雨的一个港湾,她很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前婆婆而心存感激。

欣儿奶奶在哪边接过电话说“紫儿啊,还是你说话管用呢,等下我们就带欣儿出门。这几天天变凉了,要多添点衣服哦。晚上回家里吃饭吧,我做了点豆瓣,你也带点回家哈。”

紫毫在这边赶紧摇头说“不用了,奶奶,今天我有事,不在家的。改天我自己过来拿吧。”离婚后,紫毫就一直随欣儿称前婆婆为奶奶,这样也避免了称呼上的尴尬。

奶奶“哦”了一声,又嘱咐了了几句才挂了电话。紫毫耐心地等她唠叨。以前爸爸在时就会不停地叮嘱她很多事,在失去爸爸之后,她才领悟到那些唠叨是多么的温暖。所以,奶奶的温暖,她可以耐心接受。

放下电话,一看表已经快十点,紫毫从床上弹起来直奔浴室。刚快速冲完澡,文琴的电话已如约而至。紫毫本想着请她上楼等会儿,自己多点准备时间。但文琴说只给十分钟,她还要去景华蛋糕房买“拿破仑”,“你不知道,他们家的拿破仑一天只做50个,晚了就没有了。所以,张小姐请你赶快!”文琴理由十分充分!

紫毫瘪瘪嘴,不就是个“拿破仑”嘛,不就是“入江君”的最爱嘛。话说那么多年了,人家在国外吃尽繁华,难道还会惦着区区小景华的“拿破仑”?这个丫头永远是以自我为中心,从来坚信地球是围绕着她旋转的。当然,16岁以后的她是围绕着“入江君”旋转的。

紫毫连淡妆都省了,直接抓了件白衬衣套上牛仔裤挎起包就出了门。

看到文琴,紫毫还是不由得不惊艳了一下。

文琴本来就生的漂亮,长相气质类似不老神话周慧敏,加上没有生育过,全方位保养的又好,怎么看都感觉只有二十五六岁。活力四射得让人嫉妒!意外的是她并没有穿昨天说的GUCCI,而是穿了件镂空蕾丝的及腰红色上衣,下面配了一条白底裙。白裙的裙线之上绕了一圈斑斓的花束印花,犹有一枝红色玫瑰探出,瑰丽地与上衣呼应,很有些夺目的璀璨。

文琴很得意地欣赏着紫毫毫不掩饰的赞叹眼神,“怎么样,好看吧,就我家楼下那家专门定制服装的“银色”今早才挂出来的样品喔。被我迅速秒杀,全城独一无二哦!”

紫毫笑着点头,“是好看!赞一个!也只有你的身材才能穿出这种明艳动人的效果来呢。”

文琴夸张地把头发往后一拨,摆了个很高傲的POSE。两人不由得哈哈大笑。文琴豪情万丈地说,“今天一定要把入江君拿下,不惊艳到他绝不罢休!”

发动车时,文琴快速打量了下紫毫,“小姐,你也太随意了吧”。

紫毫懒得跟她解释,毫不介意地坦然一笑“美女别逗了,心里不知怎么高兴我这片绿叶选的好呢。”

两人又是一阵大笑。

紫毫想,也许只有跟文琴在一起自己才会像个正常的女人吧,会轻松释放自己,有着正常的喜怒哀乐。

景华门前早已排好一溜“非此不吃”的“拿破仑”爱好者,等两人排队买好,再经过穿城的拥堵,车开到聚会地点已过十二点。

文琴跟紫毫一路小跑着进大厅,同学会已经开始了。

据流程上说,聚会是11点开始,用一小时给大家轮流自我介绍15年以来的自己种种。没到场的可以采用录音或者VCR或者视频的形式跟大家交流。

看来两人已经错过精彩交流时间,直接跳入到午餐环节了。

谁知道主持人眼尖,一眼看见光彩夺目的文琴,拿着麦克风就大叫起来“同学们,我们将要见证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美丽动人的宋文琴同学姗姗来迟,热烈欢迎宋文琴同学上台来!”麦克风承受不了主持人激动的情绪,发出尖锐地鸣叫。

文琴本就是想去出出风头的,不出风头怎么会引起“入江君”的注意?!婀娜多姿地走上舞台,简直是艳光四射。

紫毫则趁着大家聚焦文琴,赶紧找了个就近的座位快速坐下来。

紫毫微笑着转头打了圈无声的招呼。只觉得这些脸怎么都跟外面大街上的陌生人一样,引不起任何回忆的片段。而实际上文琴已经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眼球,几乎在座的目前都转身对着舞台中心,根本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以及她客套的打招呼。

文琴站在台上犹如一只开屏的孔雀,的确是光彩照人。对比台下的其他女同学,女生总体来说大都比较注意保养,虽然大部分还是因为生育改变了形态,但只是略显富态并没有影响太大。有几个女生相对身材面容都保持得更好些,还有几分年轻时的模样,晃眼也看着比实际年龄要轻四、五岁。但真心找不出另一个象文琴这么出挑的女生了。倒是男生大多都被岁月这把杀猪刀剃光了头发,啤酒囤了脂肪,正在争先恐后挤入中年男人的队伍。

紫毫听着文琴跟主持间往来的话题,接收到男主持的名字是刘玉峰的信息。打捞记忆的结果是当年他曾给文琴写过一封情书。那封情书被文琴声情并茂地用方言念了一遍给紫毫听后,狂笑一阵给退回去了。退信人貌似还是自己吧。紫毫觉得有点搞笑,没想到当年那个青涩的男生现在也一副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模样,脑门秃的油光水滑,肚子挺得光明正大,拉着文琴的手也落落大方。紫毫联想到老板杨,看来在她的眼里虽有不堪,但与同龄人横向比较,也不是那么不中看了。怪不得老板娘李如此紧张。现在年轻女孩儿早就把外貌看淡,哪像她们当年如此外貌协会?只要能抓住一个台阶,就能保证自己好吃好喝好享受一辈子,男生的外貌能吃喝吗?不都是一场镜花水月竞相负与岁月。把自己过好了,过漂亮了,过舒坦了,谁管夜夜枕边人是谁,谁在意他的脂肪厚度,皱纹深浅,外形美丑?

         紫毫对这种同学会上热衷于挖掘一段段历史悠长的暗恋明恋毫无兴趣,那些久远的故事说出来有意义吗?都是拖儿带女的,不过是给沉闷婚姻生活打开一个光明正大的宣泄口。“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紫毫轻笑一下,曾经的年少痴狂非要等到面目全非时再端出来咀嚼回味,真够闹心的。她无聊地转脸看着大厅,富丽堂皇之余颇有格调。说明这次主办人是花了很多心思和功夫的,只是,这些人,都是谁啊。紫毫暗自较劲搜索记忆深处,希望自己至少能把这桌的人叫出一两个名字来。但原本就淡的记忆根本经不起岁月的冲刷。加上15年时光但对每个人外形的洗礼,更是让眼前人的身份变得扑朔迷离。

紫毫那叫一个窘啊,暗自思忖等大家都转回头时要不要上个洗手间去躲一下呢。

  要不上洗手间前先找找“入江君”?紫毫忽然福灵心至,正待仔细辨认“入江君”在哪里,手机响了。

  欣儿奶奶在那头着急着“紫儿啊,对不起啊,欣儿跳舞把脚给摔了,这会儿正在人民医院做检查。你看你能不能过来下,从刚才欣儿就一直吵着叫你过来呢。”紧接着电话就被欣儿抢了,拖着长长的声调在那边喊“妈咪~!快来看我啦,脚好痛喔~

  紫毫赶紧拎包跳起来,一边接着电话就往门外走,一边瞟着舞台上被几个同学围着的文琴。暗想也没时间跟她说了,等会儿发个短信给她好了。

  走出大厅才发现这家酒店占地面积之大,估计离市区也颇有些偏远。来时光顾着跟文琴聊天,根本没注意四周环境。看来要做好走长路的思想准备了。这样一想就立刻庆幸自己今天穿了一双运动鞋。LUCK! 紫豪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为啥每次在一件事情开始前都会先考虑自己穿了什么鞋,每次穿的鞋与活动的匹配度都会决定她的心情好坏与否。这还真是个怪癖。

  紫毫挂上电话,把包一斜挎,做好快速走路的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