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原创小说:你若安好,我便晴天【4 吴天舒】  

2014-09-10 11:31:29|  分类: 天边一朵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若安好,我便晴天【原创小说4】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一进医院,紫毫又忍不住小跑起来。刚跑进三楼的长廊,就看到爷爷奶奶和天舒都在走廊的长椅上,欣儿坐在天舒腿上吃着冰淇淋,缠着纱布的左脚来回晃荡。

欣儿眼尖,一下看到紫毫就欢呼起来“妈妈,妈妈,我在这儿!”

紫毫几步跑到近前刚蹲下来,欣儿小鸟儿般就扑到紫毫怀里了。天舒在后面托着欣儿,连带着一扑也就三个人挤在一起。紫毫碰到天舒,立即触电般弹回。天舒却没心没肺的样子跟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抽出手拿走欣儿手里的冰淇淋扔到垃圾桶,又掏出纸巾擦擦欣儿的小手。

紫毫吻了一下欣儿的小脸,“摔得痛不痛?”

欣儿头摇的象拨浪鼓,“不痛了,欣儿都五岁半了,欣儿勇敢,不怕痛。”

奶奶凑过来,“医生说了只是软组织受伤不严重的,休息几天就好了。但你不来,欣儿就不肯走。一起回去吧,晚上就在家里吃饭,啊?”

“哦也,妈妈回家咯!”欣儿快乐的脸凑在紫毫的脸边,一双小手把紫毫的脖子搂抱得紧紧的。

紫毫点头跟着奶奶一起走。

天舒走过来默然取下紫毫的包拿在手里。

紫毫抱着欣儿走出医院,心底泛起一丝酸楚。当年就是天舒这些不经意的体贴让她动了心,觉得可以与他相互依靠着过完一生。但是,她从没想过这些体贴并非她的专利。

离婚非她所愿,是他执意要离,她只能成全。

犹记得两年前一个陌生女人打电话约她见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她商量。

出现在紫毫面前的是一个穿着打扮精致有范儿,面容时尚亮丽的女子。这让朴素而随意的紫毫顿感云泥之别。虽然已经预感到这个女人的来历,但当她亲口说出她跟天舒的亲密关系时,紫毫还是有种地转天旋的感觉。她从没想过天舒会背叛她,他每次说出差,每次夜不归宿,都说是工作需要,而她也完全相信他,从不曾想到这些从她那里骗来的时光全给与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尤其前段时间他跟她说有个项目要赶工期,需要到工地现场监工两个月,她也毫不犹豫地相信了,行李还是她亲手帮他整理打包的。想着自己就这么愚笨地把自己的丈夫亲手送给眼前的这个女人,紫毫只觉得万箭穿心。而这时候,那个女人又说,她已经有了天舒的孩子,快三个月了。她说天舒在他们有孩子时就答应离婚娶她,现在都又拖了两个月,她担心再拖下去孩子大了就不好办婚宴了,自己家里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想被别人闲言碎语。那女人说着说着眼泪就哗哗哗地流下来,她说,张姐,天舒早就不爱你了,你就成全我们吧。紫毫看着她真实的眼泪流过黑眼线,把黑眼线变成了一道道墨色的泪痕,像是小丑脸上故意画的那些夸张装扮。紫毫想,女人的悲伤应该是天然的,无论什么样的化妆品都掩饰不了。而自己到底输给这个女人什么了?还是自己就本该是被世界遗弃的那个女子? “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待到图穷匕首见,方悟时间的留白全是戏子在着装。紫毫伸出自己纤细的手掌,摊在桌上,这双手竟然连捧在手上的幸福都握不住。

紫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看向钟,已经是凌晨二点。

天舒尚未回来。

紫毫想起自己无数个等待天舒的夜晚,趴在窗台满怀期待地看每一部汽车闪亮着一束光由远而近,夜晚模糊了每部车的外形变得无从辨认,但它们无情地疾驰而去,就不是她等待的那个人。

每次有停在大门的小车总会引起她小小的激动与快乐。没有终点的盼望是种绝望的等待但有终点的等待就是小小幸福的渴望。等到他的车准确停在他的车位,她就觉得整个黑夜都亮了起来。看他的身影隐进单元门,便早早跑去开了门等待在门口。天舒高大的身影一跨进门,放下旅行包便被紫毫紧紧地拦腰抱住。天舒总是一把抱起紫毫便直接走进卧室,生硬的胡子茬扎得紫毫满脸生痛,但世界已经拥挤到只剩彼此的渴望空间,其他什么都顾不了了。。。。。。

 “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你说冷暖自知,我便做了这冬花夏雪与你看;你说恋恋旧日好时光,我便做了这描金绣凤的浮世绘与你看。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曾经紫毫把这段文字铿锵有力地背给天舒听,天舒怜爱地抚着她的头发轻吻着她“我也会做这一辈子给你看,我们怎会散。”天舒难得抒情,他在这个场景这样对她说的话她镌刻于心。

但这个女人是紫毫吗?这个男人是天舒吗?

为什么紫毫忘了七堇年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到了头,伤心只是和寂寞搭讪。”

紫毫呆站在阳台上全身发抖,完全无法控制地抖,犹如萧瑟秋风里凋零的树叶,却是觉得无法悲伤。原来,自己还是逃不掉被遗弃的命!原来,自己转了一个圈,还是回到了原点。阳台上有一个长久荒芜了植物的花盆,月光下竟突然看到在花盆下方的一个出水孔长出一株艳丽逼人的海棠花来。紫毫突然间悲从心底升起。执念总会破洞而出,是该补洞,还是舍弃执念,抑或为执念分盆呢?

第二天晚上天舒回家了。两个人默默相对坐着,从黄昏一直坐到华灯初上再坐到夜幕降临。屋里黑漆漆的,只有天舒的烟头一明一暗地显示出一点冷漠的生气。

紫毫睁在黑暗中的眼已经累得不辨物体,她疲倦地闭上眼睛,被这逼仄的空间压抑得无法呼吸。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誓言怎样说才不会错?情已逝,所有挽留都是空?想离那就离呗。爱,始于自我欺骗,终于欺骗他人。难道还要祈求他回心转意?自己虽不算得是个高傲的女人,但这点尊严还是要的。都说结婚是误解的结果,男女因误会而结合,因了解而分开。现在的确是了解了。只是不明白这份爱是怎样遗失不见的。明明紧抓在手心的,为什么还是象流沙一样流走了。她分不清楚自己究竟对他的爱有多深,但她知道他对她来说就是全部的依靠。如今轰然倒塌,让她茫然无措 ,就像一个激流打下的小船,完全迷失了方向,不知飘向何方。 但她能去祈求激流不要推搡她不要摧毁她吗?

他是什么时候不再用他的胡子去扎她,不用他的手去随意探索她家居服下

电话铃又响了,天舒帮她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递给她,再顺手想接过欣儿。欣儿不情愿地使劲扭着身子抗拒,小手把紫毫的脖子搂得死死的。紫毫只得一手抱欣儿,一手接过电话。

“喂~!”

“哎,到医院了?欣儿脚怎么样?”原来是文琴的电话。

“还好吧,不算严重,医生说就是软组织受伤,休息几天就可以啦。”

“哦,那就好哈!我跟你说,我今天人品超差,据说入江君来了的,但有事提前回去了。准备半天居然连面都没见上,实在是太让人郁闷了。”

紫毫歉然地听着,刚想开口,那边文琴又开始说了“哎,算了。不过还是有件好事,刘玉峰老婆的单位在招行政人员,我跟他说叫他回去跟她老婆讲一声。你准备下,估计过两天就会通知你面试。我跟老刘说越快越好。”

紫毫拿着电话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昨天逛街时就跟文琴发了通牢骚,跟她说想换个单位找工作。没想到这丫头这么上心,这么快就利用人脉给她寻了个机会。自己不擅长给自己疏通人脉,到头来也要全部仰仗别人的人脉。就象很多自己拒绝的事情却非得要通过别人的迎合达到自己的目的,真是讽刺。

“亲爱的,谢谢你~“紫毫高兴得对着手机就亲吻了一声“MUA~~

紫毫一扭头对着欣儿说,“来,乖乖,给文琴阿姨亲一个。”

欣儿很听话地对着手机响亮地“MUA~~”了一声。

文琴就在那边笑得花枝乱颤“哎哟,被你们俩娘母搞得恶心巴拉滴。好啦,好好陪欣儿吧。我今天虽然折羽而归,但还算有点收获,哈?对了,我还收获了入江君的电话号码。明天我到你家商讨作战计划,哈哈哈哈。拜~

天舒看着紫毫听着电话开心的样子无由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他觉得很难解释自己的心情,但他的后悔是真切的。紫毫代表了他心底最纯洁无私的爱情,但他没有珍惜。等到失去才分外地咀嚼出她的好来。但她已经遥远地与他拉开了距离。守得住寂寞,才享得了繁华。繁华不是财富的积累,而是生机勃勃的幸福终点。天舒想,至少他们还是像一家人一样常守在一起,他可以重建繁华。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