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普 通 话 等 级 考 试---考试篇  

2014-05-31 16:22:00|  分类: 天边一朵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 通 话 等 级 考 试---考试篇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黉门街考点一周考两次,周二和周三。既然周二没有排到号,周三励志一定要把考号拿到手。

 

    早上五点半起的床,虽已入夏,五点半的窗外还是黑漆漆的,不禁在心里嘀咕,真的会有人这么早去排队吗?心里这么疑惑着,手上的动作并未停下,三下五除二洗漱完毕,提了包就冲出门外。

 

    公交车还没营运呢,打了车直奔考点。不到六点,天已完全亮开了。大楼下排着一尾人,大概有二十多个吧,赶紧站队。

 

    排在我身后是个穿黑衣的女孩儿,排队时间足够长,我跟她攀谈起来。一说不知道,越说越觉得巧。原来我们俩昨天几乎也是排的相距不远,以至于我们看到的人和事,听到的话重合度非常高。她甚至惟妙惟肖地学昨天一个老师教育那些排队学生的话,只把我笑得捧腹。她很纳闷地说,昨天因为没排上号,干脆就没有回学校,就近找了家旅馆住下,等今早重新排队。我立刻就批评了她,住在两分钟步行就过来的旅馆,怎么会这会儿才来排队?她很委屈,她说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人已经在排队了,当时从旅馆出来,还以为自己会排第一名的。我说听说排最前面的还有打地铺的呢。

 

    啊,好漫长的等待啊,站的腰酸背痛,一看表还不到七点。也不敢去买早餐或饮料,附近上洗手间也不方便,就这么饿着,渴着,等着。

 

    我听说大楼三层楼都会布满排队的人群,怎么看也觉得跟昨天排的位置仅相距30个人的样子,再问排在黑衣姑娘后的另个姑娘居然也是昨天排过没排上的,不由一阵紧张。难道说因为昨天没排上号的人太多,今天都励志发奋早起?我忐忑地跑到队伍在大楼的延伸处。尚未走近,就被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喝住“你想干嘛?!”我看着东倒西歪,坐了一地的人群,着实为他们的辛苦感慨,这么捍卫自己的位置也是很正常的。我迅速往楼道里瞄了一眼,回说不干什么,就是想知道这楼梯口以上是否都已经排满了人。

 

    那女人不再说话,楼里也没人回应我,困顿的脸大多埋在手臂里。

 

    我退回我的位置,有点沮丧,三层楼要真是都排满了,我们估计要考也只有等下午。黑衣姑娘却很乐观。她说她昨天仔细观察过楼道,在二楼拐角有个铁门,她猜想铁门在晚上应该是关着的,那么排队的人应该是从二楼拐角开始,这样的话我们就有希望了。被她一提醒,我也想起那道铁门来。黑衣姑娘说她去队伍前面落实一下。很快她就回来了,问她有没遇到凶女人,她说她走近队伍在大楼入口就直接问话前面排了多少人,问了就回来了,所以没人凶她。只是,排在楼口的人也不了解楼上的情况。

 

    快八点的时候,队伍突然移动起来,人群一下往楼梯口压缩,我们也顺利地排到了楼梯口。我和黑衣姑娘相视一笑,果然她说对了,队伍的最前端果然只在二楼拐角。

 

    现在就等着八点半开始发号了,二个小时的等待感觉有了尽头,心里轻松许多。我开始询问排在我前后的人们准备考这个普通话等级干嘛。黑衣姑娘开始就问过了,大四学生,准备从事教师职业,之后那个女生也是大四生,学的护理专业,想有机会当高级护理的话,就会有普通话的要求;再后是个小姑娘,妈妈陪着,一问才十六岁。小姑娘现在念的职高,财会专业,她笑着说考着玩儿的,因为她的同学有来考的就也跟着考咯,也不知道考了有什么用。前面一个高个子男生,他说他是体院大四学生,也是考了准备当体育老师;再前面一个男生是个大一生,一脸羞涩。问他学什么学校不肯说,什么专业更不肯说。对于干嘛考普通话也很茫然,只说考个证总是好的。看来除了想当老师的外,大多都是打酱油的。只是觉得的多个证多条出路。话说普通话等级能有多大的能力证明呢?

 

    八点四十,发号的速度很快,我们顺着楼梯往上走,昨天排了一个小时才到达的三楼楼梯口,一下就不真实地出现在眼前。拿到的号竟是65号,一阵意外的喜悦。

 

    考试按三十人一拨地叫号,先去交钱照相,大概三十分钟考完一拨。我们进到等候大厅,一屁股坐下去,只觉得三个半小时等待的疲惫终于有了依托。口渴的厉害,很是担心轮到考试时会不会声音干巴生涩。六十号之后的我在十点过五分终于走进侯考厅。有大概五分钟的时间预备自己的考题,之后就按自己的考号进到对应的考室。

 

    考室就像录音室,宽敞安静的房间,中央一桌一椅一台电脑。坐下来戴上耳机后就按照电脑指令开始试音,试音结束后就开始考试。没有老师盯着的试音让人很放松,声音没有预想中的干涩,倒是念得声情并茂仿佛是在录音室工作的播音员。

 

    大约十分钟考完,走出来碰到黑衣姑娘。我们一起走出大楼,刚才排队的地方此时空无一人,只有卖早点的商铺热气腾腾的蒸汽四处袅绕。黑衣姑娘叹口气,时间尚早,但感觉已经过了一天那么长,而刚才排队的长龙就像是个幻觉。我们没有留下联络方式就此别过,成绩会在第二天晚上上网查询到。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