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原创小说:你若安好,我便晴天【9 “入江君”】  

2014-12-16 21:08:46|  分类: 天边一朵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你若安好,我便晴天【9  “入江君”】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知道,你是我最初的刻意造就的最后的无意识。而你,就这样一辈子住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让我一辈子地孤单。但我,我对你的进驻却是有着无尽欣喜。或者说,我如此心甘情愿与你相依为命。有时,我会近距离跟你凝视,我们不会交流,因为交流总会存在一方先开口的竞争。那种明争暗斗的妥协,会让任何一方感觉在第一个音符脱离舌尖时便是永久地输掉了。于是,我们缄默。我们只是彼此凝视,彼此相互揣摩,彼此传递心间起伏不已的气息或者脑海的电波。很多时候我泄气地发现,心有灵犀已是一个远古的传说。但是,我无法找你求证,因此,我们也许会一直误会下去,把真实带进各自的坟墓。人与非人不同,是人总有七情六欲,你想依靠的某人其实也在等待着非人的解救,我们彼此之间如何互救?很多时刻,难道不只是隔靴搔痒的无谓的安慰。

 到底谁是谁的救赎?

人脑中看样子具有一块我们可称为诗情记忆的区域,那里记下来诱人而动人的一切,使我们的生命具有美感。这应该就成为爱情的先决条件吧。但我们之间没有爱情。 我愿意为你舍弃我的生命,但我没有爱你的资格。

黑暗里,“入江君”坐在床边凝视着紫毫。这么多年过去,他终于第一次有机会可以守在她的身边,像她的亲人一样。

记忆再次咬噬他的心,那回放过无数次却也无法变更的记忆。

虽然已经初三,但马俊文感受不到任何中考的压迫气氛。他的成绩足以直升这所名校的高中部。有的人天生就是学霸,就像有的人天生就是学渣一样。马俊文从来不会花太多的精力在学习上,他的学习秘方就是上好每堂课,搞懂每堂课的知识,明白老师关注的难点,反复强调的重点,考试时总能轻松避过出题老师挖的小小陷阱。他总可以在别人熬夜做习题时还能游刃有余地发展他的各项爱好。上帝绝对是公平的,给了他一个聪慧的脑子,却给了他一个残破的家。父母在他六岁时就离了婚,他毫无悬念地被判给了母亲。

母亲是个众人口中的美人,但在俊文眼里不是。他不喜欢这样自我的以美丽为唯一生活目标的女人。她在一家美容院里工作,慢慢升级为店长,区域经理。她所有的时间都献给了那一张张渴望美丽的脸,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她自己的那张脸。他对这个肤浅的女人充满了蔑视,但他需要她抚养。从他四年级起,每次开家长会他不再通知她,他总是跟老师解释他妈妈出差了,工作很忙。所幸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也没什么需要特别交待给家长的,老师对他总是很宽容。

已是初中生的俊文带着初中生应有的叛逆之心,对母亲完全没了耐心。尽管母亲在家的时间不多,他也尽可能地不呆在家里。他总喜欢泡在家附近的市区图书馆。在那里他无意发现了一个绘画教习班。那天他默默在教室里走了一圈,学员们按着不同的绘画对象三三两两分成很多小组。他看着他们时而沉默观察时而低语讨论,听见他们的笔尖在纸上刷刷刷用线条勾勒自己眼中的事物时,他忽然很向往。俊文走向在台阶上坐着正在给一个学生修改习作的老师。老师推了下眼镜,镜片下是一双看起来很温暖的眼镜。他说随时欢迎来上课,零基础也无所谓,兴趣和爱好是最好的老师。每个周五周六都有课,时间由学生自主安排。俊文看着这个和蔼儒雅的老师,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他问过这个老师姓张,主要教授素描。从那以后,每个周末他都会到画室学习绘画。在那间空阔的教室里,每次选定一个静物坐下来,便是对它无限时间的思考。这种思考是与光线的交流,它们随着天气好坏,随着日光的脚步,随时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就像坐在河流边看流水,有人觉得流水就是流水,在一个地点永远都是一样的。但其实不是,先不说水流对光线的折射,对河床底水草的摆动,对每粒石子的冲刷,对小沙粒的移送,这些比较不显眼的变化,最主要的是每一秒看到的不再是上一秒的流水。流水它永远在流走,不可能在同一地点看到同样的景物和流水,也不可能再下一段流走的流水里找到同样的景致。现在,静物是不变的,但是存放在它上面的思维却是跟着脑电波流转不已。俊文喜欢这种安静的变化,它靠着自己的体验,让自己一点点认知这个静物,感知这个光线,再把物与光线按照自己的记忆定格下来,在千变万化个瞬间,由自己拍照一样定 格下来,俊文觉得那些线条充满了自己的勃勃生命。张老师很喜欢这个安静的学生,人与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就像一见钟情那样在第一眼碰撞时就能产生出今后相处模式的脑电波,这种称为第六感的感觉没什么科学依据却是非常精准。他不知道自己个这个少年上辈子有着怎样的缘分,看到他斯文俊秀的模样,有点羞涩却坚定的目光,莫名就对他有种熟悉的喜欢。而在后面教授课程时他所表现出来的天分让他吃惊之余还有点小激动,这种兴奋好像是自己赢得了某种奖励一般,竟还有一点骄傲的感觉。他们彼此的这种相知相契的感觉,让俊文的绘画在短时间内就有了很大进步,张老师觉得自己真正体会了什么叫“响鼓不用重锤”,轻轻一点拨,就能打出正确的鼓点,且还有自己的韵味。

一天正在上课时俊文正对门口坐着,面前的静物是一个茶壶和几个茶杯。俊文刚端详着,突然眼前就闪过一团耀眼的红色。俊文抬起头,是个中等个儿的少女,看起来跟自己班上的女生差不多大小,五官长得不显眼,但搭在一起却有一股奇特的俊俏。她穿的是一件大红色的风衣,一头黑发扎在后脑勺成一个摇摇晃晃的标准马尾。她就像跳芭蕾舞一样踮着脚尖般轻轻飘进来,却给了俊文动感十足的深刻印象。他感觉她就像一只才出圈的小马,有点不确信地在溜着圈儿。然后看她甩着马尾轻晃到张老师跟前。正在给学生讲话的张老师看到她,那瞬间就像是花蕾绽放的一刻,从心底漾出来的笑容与爱意让俊文看得发呆。也许,他这一生都在等着有个人会这么亲切对自己展颜一笑,包含着满满的爱与关怀的一笑。张老师跟学生交代了几句,跟着女孩儿出了教室,大概五分钟过后他转了回来,跟另一个老师嘱咐了几句就背了包提前离开了。

俊文呆呆地看着门外,这是这么久上课以来第一次走神。他猜那个女孩儿应该是张老师的女儿,这么想来就越来越觉得他俩挺像的,而且共有着一种安静平和的气息。他突然间好想认识这个女孩儿,好希望这个女孩儿是自己的妹妹或者亲人。这种感觉连他自己都很吃惊,以前他总觉得自己对于人情太过于冷漠,尤其是异性间。大概是母亲经常会带一群群的女人到家里来,俊文躲避不及时就会被这些女人当雄性动物一样地参观。以前小的时候总会被就鼻子揉脸的,现在慢慢长了个儿,有了男人的雏形,就会被这些女人赤裸裸的饥渴目光吓倒。她们会倚老卖老地一把抱住俊文,夸赞他长得帅,有气质,是做模特儿的料。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送他去模特儿班或者什么地方训练。时常也会有女人送衣物给他。俊文一概不接,直说学校只穿校服就拒绝了。这群女人仍旧不甘心,时不时跑到他家打麻将什么的,搞得俊文恨透了这个家,一心只想逃离,只想一个人远远避开。他觉得女人真是天下最恐怖最麻烦的人,有钱而孤独的女人更是加倍疯狂。而这个只见了一眼的小姑娘,却像一股春风拂过,在他心底开出一片纯洁的白花来。

后来有次碰巧跟张老师一起下课,一路闲聊,最终就聊到这个女孩儿身上来。女孩儿果然是张老师的女儿,叫张紫毫。俊文有点好奇,怎么取了个男孩子样的名字呢“子豪?”张老师笑了,不是“子豪”,是紫色的紫,毫毛的毫,紫毫是一种颇为名贵的毛笔,取自野山兔项背之毫制成,因色呈黑紫而得名。紫毫的妈妈酷爱书法,尤其偏爱紫毫毛笔,所以以此为名

所幸张老师除了素描,最擅长聊的就是女儿,可以把她从小到大各种轶闻趣事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有次聊到七月半,张老师讲他带着六岁的小紫毫去给自己父母上坟。自上香开始烧钱纸他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跟父母摆谈各种话题。每次说完一段,小紫毫都要侧耳听听然后问他“爷爷奶奶怎么跟你说的?”搞的张老师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连絮叨的兴致都没了,最终只得简短的在肚子里默念几句赶紧收工走人。但没料到一路上紫毫还在不停发问,爷爷奶奶怎么知道你来了呢?他们在天上跟我们的白天晚上是一样的吗?会不会我们烧钱时他们还在睡觉,结果隔壁睡不着的谁跑来把我们烧的钱全部拿跑了呢?爷爷奶奶会不会又没钱用了呀,你叫他们去出国啊去旅游什么的又去不成了呢。还有啊,他们还都长着脚吗,没有翅膀吗?在天国是不是都腾云驾雾啊,像孙悟空一样,要出哪里根本不需要坐火车飞机那么麻烦,想去哪里,扯片云就去了,他们的钱用来干嘛呢?仙人不是只喝酒吃仙丹吗?

俊文想,原来这么个玲珑的女孩儿还有个这么别致的名字和这么有趣的童年故事,他在张老师的讲述里慢慢勾勒着紫毫不同时期的各种模样,想靠近的心更近。

             俊文收起沉思的目光,床上紫毫睡得很香甜,几缕发丝粘在脸庞,让他替她觉得产生一股痒痒的感觉,他伸手轻轻替她拨开,手指停在她的脸颊。他这一生第一次距离一个女人如此近,却是毫无防备地酣睡着,可以任由他抚摸。他想,这以前,从张老师去世开始,我就发誓会一直守在你身边,哪怕你始终就像现在这样无知地睡在你的世界,而我从来都没有机会走进你梦境。但我现在不想再只是生活在你生活的边上,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从梦里叫醒,我要走进你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