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天使般的魔鬼--读角田光代《第八日的蝉》  

2013-05-29 23:03:20|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使般的魔鬼--读角田光代《第八日的蝉》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接触日本的文学作品越多就会对这个民族产生难以理解的复杂情绪。我常在想,是因为中国的文学太过于拘谨还是日本人太过于变态。日本存在的一个显著社会现象就是上班的男人普遍不爱回家,越晚回家的男人越被认为有本事,因为朋友多!普遍日本男人给人的印象都是“色迷迷”地,因为他们看女人纯粹是从性的实用主义观点出发。他们在外面肆无忌惮地恣意淫荡,大搞婚外恋,在婚内却是怎么也奋勇不起来。最近几年日本出生率持续下降,无性婚姻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丑陋的日本人》一书中谈到日本文学的主流就是自恋甚至变态的“私小说”,它作为日本纯文学的主体,通过个人生活经历的描写,抒发作者对社会生活、对时代的看法。而这种畸形混乱的的社会性婚恋形式正是《第八日的蝉》的写作背景。

 

我大致看了一下该书的评论,大家都对偷孩子的希和子的母性大加赞赏,尤其在她被捕之际还念叨着“这孩子还没吃早饭呢”,如此煽情而令人潸然泪下的母爱足以深深打动每一个母亲的心。

 

然而,我,作为一个母亲,不论希和子如何疼爱偷来的孩子“熏”,我都对她抱有无法原宥的鄙视。由于希和子一个突发的念头,改变了四个人的人生。或者说让他们都变成了经历第八日的蝉。“蝉在土中七年,破土而出后却只能活七天。但若有一只蝉跟伙伴不一样,独活了下来,那么她感到的是孤独和悲哀,还是看到崭新风景的喜悦呢?”我想,没人喜悦吧。

从孩子母亲的角度想,希和子不是一开始就把一个真正的母亲至于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中了吗?她对一个初为人母的母亲来说永远只能是一个偷盗者。那个孩子的母亲,作为妻子的时候被丈夫背叛;作为一个母亲时,却无辜地被掠夺了做一个母亲的权利。换作我是那个母亲,我也会觉得我的人生被诅咒了。也许孩子本来还可以成为他们夫妻间关系的纽带,缓和他们本已摇摇欲坠的关系,拉近他们同床异梦的心。但是希和子亲手断送了这一切可能,让这对夫妻的余生都犹如路人般冷淡。如果仅仅是因为希和子对毫不负责,满口谎言的偷情男人的报复,那么请报复在这个男人身上。让他身败名裂也好,让他众叛亲离也好,那是他罪有应得。但是她无端牵连了一个母亲,一个孩子,让这个家从此风雨飘摇,温情不存。给予别人一生凌迟般的伤痛,这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出的事情吗?

从孩子的角度来看,希和子按照自己的私欲支配了孩子的人生,这样的爱也可以称为母爱吗?首先,她不是一个母亲!有时我们解释不了亲人间那种心心相印的情感,我们只能统称为是血缘关系。希和子不是孩子的母亲,她对孩子永远只能是一个掠夺者,掠夺了她成为自己父母孩子的权利。其次,她为了躲避追踪,总在惊恐中逃亡,过着虽在社会底层却也摆脱不了的颠沛流离的生活。孩子刚熟悉一个环境就要被迫离开。让孩子见不到阳光,交不到正常的同龄朋友,呼吸不到正常的空气,见不到满天繁星,在封闭而物资匮乏的生活环境中扭曲着成长,这样是爱孩子吗?且不说孩子不能有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这种满足自己一时私欲的自私行为那一点能称得上母爱???她的确对孩子倾注了所有的爱,但那是她强加给自己和孩子的纽带关系。这样的关系毁了她自己,也深深影响了孩子的一生。

希和子是她爱上的有妇之夫的牺牲品,被欺骗,被玩弄,被抛弃。她被捕后,在公审期间,唯有一句话是她语气强硬地清楚表明且再三重复的。“惠津子说我是个空壳子。她说我会变成空洞的身体是我杀死小孩的报应”。这句话深深刺痛了希和子,她输给这个她偷情男人的妻子最致命的一点。她不自觉在这句话里埋下了深深地恨意,她要这个女人同样成为一个空壳子!于是,希和子用偷走婴儿这种极端的手段报复了那个男人的一家,但也毁了自己的一生。有一段希和子被捕后她投靠的友人的母亲对记者说的一句话“我至今仍在想,假使你不是野野宫希和子而是富田京子(希和子被捕前的化名),那该有多好。”有着真实而单纯的亲缘关系的母女才会毫无阴影地在阳光下过着真实的人生。也许,在那段隐姓埋名的平静生活里,她们第一次把母女关系仿真到了极点吧。但错的是,一开始就错了。深爱着熏的希和子真是天使吗?只能是天使般的魔鬼吧。

熏的重蹈覆侧,也许是社会环境造成,多少也是受了希和子的影响。她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几乎有记忆的生命都在孤独和悲哀中度过,但当她可以独自决定自己的命运时,她甚至愿意为了孩子向她最厌恶的家庭妥协。“若说我渴望去什么地方,绝不会有任何人带我去,我只能靠自己的双脚走出去。”她这么说着,充满了看到崭新风景的喜悦---她或许才能够算得上一个勇敢的母亲。“蝉在土中七年,破土而出后却只能活七天,但若有一只蝉跟伙伴不一样,独活了下来,那么她感到的是孤独和悲哀,还是看到崭新风景的喜悦呢?”再一次回味这段话,我想,这第八蝉该只是“熏”吧。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