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谢 幕 的 花 瓶---小评小仲马《茶花女》  

2013-03-23 00:33:08|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 幕 的 花 瓶---小评小仲马《茶花女》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很久不看小说,似乎很少再有那种吸引我茶饭不思只想阅读的小说了,点滴激情只能引导我看个开头,然后就无限期地闲置了。于是回忆年轻时让我熬更守夜,爱不释手的书,想再重温以前的激情。看了《包法利夫人》《红与黑》,刚掩卷《茶花女》。只得在心底叹息,就算是阅读,也禁不得岁月的蹉跎,多年后的重复,却是"物是人非"。时间早已驶过空间的流,而我还一味想刻舟求剑,真是掩耳盗铃似的一相情愿呢。 
   
   看到《茶花女》最后玛格丽特的那扎信件时,还是忍不住又哭了。我总是看不得别人伤心落泪。我想小仲马真是法国19世纪的琼瑶阿姨,写了这样一部流芳后世、跨越国界的超级言情小说。 
   
   这样一联想,我想起琼瑶好多小说都是在世界名著间的抄抄补补,比如有部《寒烟翠》,活生生就是山寨版的《呼啸山庄》。至于《茶花女》更是被分散在她的数十本文思枯竭时的候补情节里了。当然,我在这里不是要讲琼瑶小说,而是《茶花女》放之当今言情小说皆准的言情本质。 
   
   当我已经不再年轻,当我不再相信爱情不再轻易为爱情流泪的时候,看这样通篇只有爱恨纠缠的小说真算得上是一种折磨。放下这本书时,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读这本小说。 
   
   或者这样的故事情节更适合制作成电影或者编制成戏剧。因为里面有很多可以象“马景涛的咆哮”一般声嘶力竭地表现爱恨离愁的场面。 我曾在一次看牙时路过演播厅,里面正在播放一部黑白电影。我只是瞟了一眼,就感觉出它叫《茶花女》。当我坐下来看五分钟后,证实了我的感觉。我自己也很诧异,这种灵异的预知感从何而来,尽管无法理出头绪,无法解释,我还是找了一个解释的理由---这个故事太戏剧化,而玛格丽特苍白,病态的美貌更是具有独具特色。 
   
   我早已学会不去评论对错,对错都是相对的。对玛格丽特也好,阿尔芒也好,阿尔芒的父亲也好,都不想评论。仔细想想,这部小说难道不是就只有这三个关键人物串成的故事吗?一份不染人间烟火的飘渺的爱情和一个打碎爱情的榔头。没有环境依托,没有语言装饰,没有细节的精心铺垫,只是一个不分国界,不分时代,被重复无数次的无法圆满的爱情故事。 
   
   小仲马的这篇言情小说能影响如此广泛让人有点不解,或者它正迎合了当朝人们不想谈论政治,只想在风花雪月里做白日梦的心境。它给了他那个时代人一个美丽而凄凉的借口,让人的情感有了宣泄之地。当我年轻时对爱情还有憧憬时,不一样也对它如此如醉过吗。就是小仲马自己,也被茶花女这样的故事情节所局限,之后的作品全是与之类似的小世界情爱故事,甚至无法超越。 
   
   好的小说总是回味无穷,经得起一读再读;年轻的岁月却是经不起时间日浸夜磨;梦想和天真一旦被现实与老成置换,没有深度的“好”也只能像花瓶一样的演员,如花年龄一过,就不得不永远谢幕。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