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大珠小珠落玉盘--读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2013-03-16 11:05:49|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珠小珠落玉盘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再找出这本藏书时,扉页所注购买时间是93年,20年后重读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阅读感受与年轻时候迥然不同。

 

《包法利夫人》的故事情节并不特别曲折离奇,故事所涉及的地域环境也没有很大地跨越,但也正是这种无法逃离的篱藩一样狭窄而沉闷的生活,让无所事事的爱玛只能阅读和以此为依托的幻想来滋润自己的生活。以前只会粗浅地鄙视这个女人自甘堕落,最后自食其果。岁月教会我宽容,我已经不会再纠结于对这种情爱故事的对错纠缠。每一种生活都要付出代价,每一种生活都有它的成因,造成她的悲剧的是她所受的教育和天生的敏感。她就象一条有情饮水饱的鱼,渴望大海一样的深情。偏巧她生活在沙漠,于是,只能寄望于海市蜃楼,并最终以渴死结束生命。

 

推崇这本书,是因为我非常喜欢它不着痕迹却委婉迤逦额的写作方式以及细腻精确优美的文字。

 

福楼拜对于文字的要求是“不论一个作家所要描写的东西是什么,只有一个名词可供他使用,用一个动词要使对象生动,一个形容词要使对象的性质鲜明。因此就得用心去寻找,直至找到那一个名词,那一个动词和那一个形容词。”而对于人物刻画,他否定典型化的做法,宣称“随便碰到的哪一个人都比我古斯塔夫·福楼拜更有趣,因为他更普通,归根结底也更典型”。他在《包法利夫人》中,就及其擅长情景交融,烘托人物心理。他在故事的描述过程中,不露声色,不参与评论,就好像是一部回放的纪录片。你可以从场景的变化感受到人物心灵的各种变化与骚动。而他对于人物心理活动的描述更是精细而到位。让人惊诧一个男性作家竟能将爱玛这样一个心灵始终在变幻莫测游荡的女人描述得丝丝入扣。使得这个生活在19世纪的法国小镇的女人,在当今的社会里也能领衔一大群“新时代爱玛”。

 

百度上查阅一下《包法利夫人》,从最初的李健吾的译作开始,到现在已经有20多个翻译版本。我手边的是罗国林的版本。莱昂曾经对爱玛说“有时候看书,会遇到你曾有过的一个模糊想法,或者一个已经淡忘的形象,又从远处回到你的眼前,就像你最细微的感情,被充分解释出来了似的,你有过这种体会吗?”虽然没有比较,不知道别人译注的会是怎样的遣词造句,但至少这个版本已经让我深深领略到福楼拜的写作风格。

 

忍不住摘抄一些精妙的段落:

 

(一)叙述莱昂离开小镇后爱玛的心境“那是某种东西一去不返留下的怅惘,又像是每次完成一桩重任之后身心感到疲劳,也像中断一个习惯动作或长久摆动骤然停止而产生的不适之感。”“从此,她的烦恼有了一个集中点,就是回忆莱昂。这回忆光芒闪烁,比俄罗斯草原上旅人留在雪地上的篝火还明亮。她赶紧跑过去,在旁边蹲下,小心翼翼拨着快要熄灭的火。又四下里寻找所能找到的一切,试图把火烧旺。许久以前的模糊回忆和新近会面的情景,她所感受到的她所想象到的,还有正在消散的对欢愉的渴望,象枯枝在风中折断的追求幸福的计划,空守无益的忠贞,坡面的希望,家庭的累赘,等等,这一切她统统捡拾,归拢,给她凄凉的处境以温暖。”

 

(二)描述爱玛与莱昂重逢时“他们的目光正在进行更严肃的对话,当他们努力搜寻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来说时,双方都感到浑身酥软无力,仿佛心灵里有一种深沉、绵绵不断的絮语的盖过了声音的絮语。这种新的甜蜜感觉使他们惊诧,但谁也不想道破她的存在,也不想找到她的根源。未来的幸福就像热带的河岸,把充满乡情的湿润和馥郁的和风,吹送向两边广阔无垠的原野,人们沉迷,陶醉在里面,对那尚看不见的地平线,连想也不去想。”

 

(三)爱玛对于莱昂情感变化的层层堆叠:婚后的爱玛觉得她的生活“冷冰冰的,一如那提案传抄北开的阁楼;烦愁像一只蜘蛛,在她的心灵各个幽暗的角落,无声无息地结着网” “肉体的欲望,金钱的渴望和感情的压抑,纠缠在一起,使她深深地陷入痛苦。”“她爱莱昂,却寻求孤独,以便更自由自在地思恋他的音容笑貌。但一见到本人,这种思恋的乐趣就全给扰乱了。只要听见莱昂的脚步声,她的心就咚咚乱跳;及至莱昂来到面前,激动的心情立即冷却了,她自己也莫名其妙至极,最后陷入了郁悒。”“狂风人在刮,热情却已化作冷灰,没有人来救援,也不见太阳出来,四面八方,黑夜重锁,冷得可怕,寒气彻骨。”“啊,真是人生如梦!没有任何东西值得追求,一切都是虚假的!每个微笑都掩藏着一个无聊的呵欠;每个欢乐都掩藏着一个诅咒;每种兴趣都掩藏着厌恶;最甜蜜的吻在嘴唇上留下的,只不过是对更强烈的快感无法实现的渴望。”“他们彼此太熟悉了,再也感受不到云雨的惊喜和百倍的欢娱。莱昂厌倦了爱玛,爱玛同样厌倦了他。婚姻生活中的平淡无奇,爱玛在私通中有全部体会到了。可是,怎样才能摆脱他呢?爱玛虽然觉得这种快乐太低级而感到屈辱,可是由于习惯或者灵魂的堕落,总是无法舍弃,而且越陷越深;无止境地追求换了,结果倒使欢乐枯竭了。”

 

在《包法利夫人》一书中,这位文学大师只管一路“嘈嘈切切错杂弹”挥散着无穷尽的语言珠宝,却不知有我这样紧跟其后等着“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拾荒者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