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点石成金”的评论----田晓菲《留白:写在【秋水堂论金瓶梅】之外》  

2012-10-07 11:51:40|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石成金”的评论----田晓菲《留白:写在【秋水堂论金瓶梅】之外》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们所阅读的有价值的评论,就是期待一种“点石成金”的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阅读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对各类不同事务的关注决定是对精神食粮不同偏好的口味。我想我一直比较偏食,而且习惯了一种口味就很难变更。

 

《留白》里讲“风与尘总分是结伴而来。这是世界的本性,倘使一个文化有系统地洁癖下去,最终恐怕只落得一个妙玉的结局。”倘使阅读的范畴仅限于自己的喜好,只怕思想上也只落得个营养不良。

 

“阅读总是在直线前进的时间里进行。时间的概念,是构成历史的要素;而只有人类才有历史,天堂是永恒不变的。少年时看书,在书中看到的总是自己;年长后,才逐渐开始真正听到他人的声音。”所以,一条简捷的阅读途径就是看别人已经咀嚼过,品味过的文字。不论什么范畴的评论也会带有很强烈的作者个人喜好,因为每个人的文字参与都是有选择的。

 

本书里看得最传神的是《留白:写在【秋水堂论金瓶梅】之外》一篇。文章主要对比了金瓶梅的两个版本—绣像本和词话本。对于金瓶梅,不论什么版本我都没有看过,所以两种写作特色于我都是陌生的。我特别喜欢作者对一段路线描写的文字剖析。作者说“这段文字,我把它抄下来,左看,右看,只是喜欢:一条线路,被讲诉了三遍,每一遍都有所不同。先是出自陈敬济之口,没有感情,没有色彩的描述----就像我们寻常问路时听到的;因为太长太琐碎,干练如玳安也怕记不得,于是陈敬济值得又说一遍----这一回确是虚写,空幻,中国山水画上大片颜润的留白;只是最后一次是‘实’,作者给我们从玳安的眼睛里看出的路。。。。。。。陈敬济对路线的描绘,只给出最基本必要的成分,是简单实用意义上的叙述与文字;玳安儿用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眼睛,把他们变成了实际的精灵,于是出现了另一种叙述,另一种文字,富有感情,富有色彩,而这也就是一个小说作者的叙述与文字。”这种剖析让那些无趣的文字变得富有表现力与活力。就象一块平凡的石头被人说成一块仙女下凡的样子,再冠以一个栩栩如生的传说,这款石头也就有了不平凡的样子。我们所阅读的有价值的评论,就是期待一种“点石成金”的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田】与【园】之间的张力:关于<牡丹亭·劝农>》一文貌似学术讨论,看的我两眼发直。本来就不喜欢看戏曲,这样长篇专业的研究仍旧让我很难把自己融进去。所以,不喜欢吃的东西,不论别人说的如何天花乱坠,仍旧不是自己的菜。

 

《留白》一书里提到几个观念我很喜欢。

 

“文学不是奥林匹克,如果心中总是有‘赶超’的念头,那么就注定了永远沦落在追赶者的次要地位;如果心中总是有‘赛跑’的念头,那么就注定了永远做对手的奴隶---而所谓对手,只是一个假想敌。。。。。。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没有终点的跑道上。只有超越‘赶超’的态度才能建立自己的文化个性和权威。。。。。。。”平等的竞争不是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想要赶超的地位,那是对自己的否定,对自己落后的默认。即使有朝一日真的赶超,以不过是一种模仿后的重复。开放的竞争态度是另辟蹊径,独树一帜地展示个性化,让人跌破眼镜地心理冲击。

 

“‘全球化’对当代中国文化最突出的影响之一,就是对一个清楚界定的‘中国身份’感到的焦虑。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影响了他者对我们的期待,而这种期待反过来又帮助塑造了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假使我们把‘中国性’赋予我们的过去,一切现代的东西都归于西方,那么,我们不但是把中国局限于一个想象出来的昔日疆域,使它隔离于世界历史,而且,我们根本忽视了中国在全球化当中扮演的重要而活跃的角色。”其实,我们怀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我们把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严格地划分了界限,其实若干年后我们这些已成为历史的现在是否也成了古中国的一个部分,却是带有无法归属的疏离感,游走在封建社会的文化传承与新文化运动时期的变革间。台湾的现代文明也算发达,却从没有破旧立新,倒是他们一脉相承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繁衍,让人更觉得那是足以自傲于‘全球化’的自己的特色文化。这一点与上一个观点是相连的,独具的就是领先的。

 

“人性自古至今,并无太大改变,但是,人们总是喜欢把决绝和激情错置到一个过去的时代,而把自己的时代,怀着轻蔑与骄傲,描述为灰扑扑的,深通世故的,苍凉的。。。。。。。具有反讽意味的是,现在的人,反倒把郁达夫的时代,当成了浪漫纯粹的巅峰。”作者全文里最喜欢用的两个词就是“反讽”与“张力”。反讽这个概念的传统定义是语言的表面意义和内在意义之间的脱节。新批评学者给反讽增加了另一层含义“把几种完全相反的,可以互相补充的心态放在一起。”我有个朋友无比向往地跟我说他最中意的时代就是宋朝,梦想能在宋朝过把瘾。为什么是宋朝?哪篇诗画感动了你?哪种闲情逸致诱惑了你?哪种江山美眷吸引了你?我们总是聚焦于某个激情的时刻,忘记生活永远是一成不变的溪流两岸简单风景,经历扎根岸边寂寞的一年四季。

 

王晶曾说“庸俗是人类的本能。但是人们全都无解了庸俗。我把庸俗变成艺术,使你能够欣赏和享受它。”

其实庸俗与高雅的区分标准是什么,就像一顿饭食到底是珍馐美味还是垃圾潲水,是谁来界定,谁来裁判?我不会说《留白》是高雅的阳春白雪,不过借这本书,通过另一个人的感官,品尝一顿不同的宴席。味美与否,全在与作者的共鸣有多少。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