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未接来电(原创小说)  

2012-01-08 22:21:13|  分类: 天边一朵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接来电(原创小说) - MOMO - 清秋雨薇的博客
 
麦子的指尖在抓提包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很强的震动。

自从跟展鹏停止冷战以来,麦子已经学会将手机调到震动状态,有时是怕自己会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一跳;有时也是因为同在屋檐下的展鹏的手机铃声总会搅得自己心神不宁,如果时间晚了或者他回应态度有些暧昧不明,她会在心底生出无限疑问来。将心比心,麦子电话虽不多,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猜疑,麦子干脆设置为震动。这样经常会有接不到的电话,麦子也不在意,给自己打电话的左右不过那几个,十个指头伸出去都用不完的。

这就是后遗症,碎过的东西就是永远碎过了,再怎么弥补也不可能完好如初。阴影是怎么也消除不了了,除非都失忆了。不过展鹏现在也很乖觉地接到电话就公事公办地报出对方名姓来,以防麦子瞎琢磨。

这个震动持续的时间很长,彰显着对方的执着。麦子一直数着它响动的次数,诧异于它的第32次循环。

麦子紧张地在脑海搜索着,试图找出一个如此执着的对应来。

大约是胖子吧,他总爱没事找事地打电话。接通后总是说美女,我好无聊,我们来聊聊。不过,他最拿手的应该是飞信吧,劈里啪啦竹筒倒豆子一样让你手机一阵来不及喘息地乱响。这样执着呼叫,除非是有了火烧眉毛的重大事件,不过,麦子和他之间怎么也不会出现这类事件的。

那么会是他吗?想到那个人,麦子的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下。他很少电话麦子,每次都是麦子打过去。后来麦子生气了,说凭什么总是我打给你,我也有我的矜持的。从此麦子也不打了。他反倒会打过来,但是总在第一句话质问麦子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好像都是为着维护自己的那份矜持与骄傲,谁熬不住打出电话来谁就输掉了一样,彼此间联系也就慢慢的越来越稀疏。

时间和距离会疏离一切。浓烈不浓烈都沉到时间的长河里去了。有的地方湍急些,水深些;有的地方缓慢些,水浅些。日子过着过着,什么就都看淡了。

麦子猜想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会有这种一意孤行的态度。这样想着,就顺眼看看坐在身边的展鹏。

展鹏正埋首在一堆报纸里,研究着最新的汽车销售行情,对麦子的紧张一无所知。

麦子却感觉自己隔了挎包抓住手机的手心已经冒出一层细密温湿的汗。

麦子回忆起前段时间与展鹏图穷匕首见的交锋,这在他们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但也正因为从未经历,所以一切更显得郑重与无措。最终,数年的同床度和他们共有的女儿挽救了他们的关系,他们约好忘掉过去,重新开始。

这个执着的电话会给他们脆弱的新建关系带来什么吗?麦子不敢细想,下定决心不去理会这个顽固的提示。紧接着又是短信的一阵简短震动。麦子一手捏着包,一手若无其事般拿着遥控板心不在焉地看着不明所以的电视节目。

十多分钟后,麦子才从这种紧张的情绪里缓解过来。趁着展鹏去上洗手间,一把抓起手机来看。却原来是阿木,她托了他帮她在外地买东西,电话没打通,阿木又发了短信来询问不确定的相关购买信息。

麦子深深呼出一口气,把手机扔回提包。暗自纳闷以前怎么没发现阿木是这样一个执着的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