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蜘蛛与雪莲----关于郑念《上海生死劫》  

2011-04-10 11:37:55|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蜘蛛与雪莲----关于郑念《上海生死劫》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同时保持生命与维持生命的尊严是非常艰难的】

知道郑念是因为一个豆友推荐的关于她的相册。看到高龄的她优雅绝代的风华,真的被她秒杀。百度了一下“郑念”“<?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郑念女士,原名姚念媛,原籍湖北,1915年出生于北京,父亲为留日海归,在北洋政府任高官。郑念先后在天津中西女中和燕京大学受教育,后赴伦敦留学获硕士学位。丈夫郑康祺原籍济南,为留英博士,双双学成回国后,丈夫出任民国时期驻澳大利亚外交官。上海一解放,郑康祺博士就受聘任市政府外交顾问,不久出任英资壳牌石油公司(即亚细亚石油公司,此为唯一与红色中国保留贸易关系的西方公司)上海办事处总经理。1957郑康祺博士去世,英方以甘词厚币恳请郑念担任总经理助理直至1966年壳牌结束在中国的业务。“郑念”这个笔名就是为纪念1957年去世的亡夫而起。

 

自然地,也结识了这本《上海生死劫》。

 

是电子版的书。看得有点吃力,忍不住想一口气读完。但最终仍是读读停停,只因无法承受文革期间那段非正常历史下她所经历的那些非人的折磨。看到她每次绝地而起的反击时,忍不住在心底暗暗叫好,于是再次读下去。

 

回想起严歌苓《白蛇》里那个美丽的舞蹈家孙丽坤。她的独一无二的唯美气质,在当时无数心存朴素观的人们心头激起一种因无法触及而引发的仇恨。而借着这场是非不辨的运动,刚好可以对她肆意践踏,直至让她跟所有人一样成为脚下一滩烂泥。孙丽坤屈服了,她放弃所有尊严,只为获取一条得以生存的路。

 

但是郑念不是的,她是高山上的一朵雪莲,冰清玉洁而不容侵犯。她有坚强的性格,柔韧的意志,以及对宁死也绝不容践踏的尊严的坚守。

 

迫害郑念的那些人就是企图在迫害的过程里期望从她的屈服中获取些许征服的快感吧。这样一个气质高傲的,美丽的,优雅的女人,高不可攀的样子是多么令人可恶!同样是人,凭什么你就有高人一等的气势。

 

想起美国著名的动画片《汤姆和杰瑞》,一只猫和老鼠的故事。每次笑得眼泪都流出来时,会暗自想,那只猫随时都可以置小老鼠于死地的,总是被小老鼠最后转败为胜,把自己搞得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最终,你应该了解到,猫也是寂寞的,就算被老鼠折磨,也算是它生活中的一大乐趣。毛老人家说过,与天斗不如与人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这个人,肯定不会是你的统一战线,正因为敌对才会争斗。而在斗争中,此消彼长,绞尽脑汁的乐趣才会彰显。

 

那些不停迫害郑念的人,屡屡反被郑念的自我反击搞得狼狈不堪,于是想法设法更进一步迫害她。这样的岁月长达六年多。

 

有一段对蜘蛛的描写,是整篇文章里最生动最有语言温度的一段描写:

 

“有一天,在下午早些时候,我眼睛太累了,无法辨认印刷字体,就从书中提起眼光,凝视窗户。一只小蜘蛛爬进视野,攀登那些锈蚀的栏杆。这个小家伙并不比一粒像样的豌豆大;如果钉在墙外遮盖窗口下半部的木框没有漆成黑色,我本来不会看到它。我注视着它缓慢而稳步地爬到铁栏杆顶部,我想,对于这么小的东西,那是一段相当长的路程。当它到达顶部时,突然荡出来,从它身体一段旋出一根细丝上降下。随着一跃一荡,它把丝线一端固定到另一根栏杆上了。蜘蛛然后沿着丝线爬回它的起点,并在另一个方向的一根类似丝线上荡出去。我越来越迷恋地注视这个工作的小家伙。它似乎确切地知道做什么,在哪里取下一根线。没有犹豫,没有错误,没有草率行事。它知道它的工作,带着信心去进行。当框架做成了,蜘蛛继续织网,错综美丽,绝对完美,所有一缕缕的丝线均匀分布。当织网完成后,蜘蛛来到它的中心,在那里定居下来。

 

我刚好看到一个极为熟练的艺术家的一次建筑壮举,我心里充满了疑问。谁教这蜘蛛制网?难道它真的是通过进化获得了技能,或上帝创造蜘蛛并赋予它制网能力,以便它能获取食物并延续其物种吗?这么小的生灵的大脑有多大呢?难道其行为只是出于本能,或者它以某种方式学会了存储制网的知识?也许有一天,我会问一个昆虫学家。就目前而言,我知道我刚才目睹了这件事,格外美丽,令人振奋……

 

如果不是这样的牢狱生活,郑念不会去这么细致地观察一只小蜘蛛,关注一只小蜘蛛的一生。如果不是这样的牢狱生活,谁会知道自己到底能够承受些什么?维护尊严的底线在哪里,苟且偷生的欲望是否会战胜一切想抗争的意志。当失去尊严,毫无自我地活着的时候,自己的人生是否还有意义?没有对手的人生是了无乐趣的。没有困难获取的人生是不会让人留恋的。说道死感觉轻松容易的,都是未历经过真正的苦难的。当你在战胜无数次貌似不可战胜的困难的而已经活着的时候,才可以看淡人生,对生命的阻碍一笑而过。

 

说道蜘蛛思维又跳到《夏洛的网》里的夏洛。那真是一个用自己小小力量与智慧达到的一个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的典范。

 

同时保持生命与维持生命的尊严是非常艰难的,用蜘蛛的精神选择生,用雪莲的态度选择生法。郑念在重重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压迫下,在所有可利用的极度有限的资源里寻求生机,寻求武器,像个只柔弱的蜘蛛,决不放弃安筑自己生存空间的执着信念。而另一方面,她也从不低头,反而越挫越勇,誓死保持雪莲的高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让郑念在高山之巅盛放。

 

 “郑念出国以后写下了英文自传性作品“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上海生死劫》,该书被译为多种文字在各国出版。在书中郑念记述了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到八十年代初出国这段时间的个人经历。从1966年上海红卫兵以革命的名义对她进行抄家和逮捕,她在看守所单人牢房长达六年半的拘禁过程和她由于始终不承认各种指控,坚持自己无罪,而受到的监狱当局的种种迫害和她对此进行的抗争直到出狱和1973年出狱后她得知自己的独生女儿郑梅萍早已在自己入狱后不久受迫害而死,继而努力查找女儿死因的过程。20097月郑念在家中洗澡不慎被热水烫伤住院,最后导致细菌感染,终致不治于112美国华盛顿去世,享年94岁。”

 

应该说这是一部励志的书。它没有长篇累牍的控诉,也没有祥林嫂般地哭诉。它只是像一段神情冷静的历史,脱下它的外衣,告诉你那些伤疤的来源,以及如何忍受痛苦和选择活下去的勇气。

 

  蜘蛛与雪莲----关于郑念《上海生死劫》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郑念与她唯一的女儿梅平。梅平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蜘蛛与雪莲----关于郑念《上海生死劫》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我也希望能这样优雅地老去】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