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石榴裙,哦石榴裙  

2010-08-31 07:34:37|  分类: 追忆似水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榴裙,哦石榴裙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石榴裙,哦石榴裙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石榴裙,哦石榴裙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这些都是挟着许多记忆的美丽的石榴裙】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她的名字是“珈米”,非常诗意,浪漫和悦耳的名字。

“珈米”开的时装店叫“石榴裙”。我便是拜倒在它裙下的忠实FANS。

结缘“石榴裙”时光要倒流十年。那时我对蝴蝶结情有独钟,因为腰细的缘故,特别喜爱腰间别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而“石榴裙”的设计师显然跟我一样有同样的蝴蝶情结。

不单单是蝴蝶结,后来我发现我们之间的审美情趣吻合度很高。她设计的衣服总能很好的烘托出我的气质,而我的身材也刚好恰如其分地体现出她设计的灵巧,曼妙之处。

以前买衣服的时候总要选“珈米”在的时候买,这种时候我往往会找她给我更多的优惠。后来店里固定了两个女孩儿看店,一个玛丽,一个是小宇。

玛丽是个胖女孩儿,长得很乖巧,有点象董洁。只是身上肉肉的,却又是非常喜欢穿长裙子,直接显出腰间一摞一摞的肉。但玛丽从不自卑,她说只要老公不在家就很好减肥了呀。我很奇怪老公的在家与否与肥瘦能有什么直接联系。玛丽很苦恼,你看,她说,老公在家就一定要吃晚饭啊,还要吃得很丰盛,怎么减嘛,他一走,我就可以不吃晚饭了呀。也是哦,玛丽这段时间一直瘦,一直瘦的。我每次看到她都假装很生气地样子说“玛丽,你好过分,怎么可以有瘦了呢??”玛丽就很得意,老公又走了呀。于是我又接着叫“玛丽,等你老公回家看你这么瘦不心疼死。”玛丽更是乐开了花。

小宇呢,气质与身材完全跟玛丽不一样。小宇身材比例比较合适,往往充当店里的模特儿,新装大多按她的身材比例打造。有一次我们聊起她从前的经历,原来还曾经在老家养过鸭子,卖过卤鸭子,做过很多小买卖。那种人感觉应该会是池莉《生活秀》里来双扬的形象,偏生小宇看起来细致温婉,一点生意人的德行都看不出来。小宇兼管店里的账务,所以权限比玛丽要大一点。“珈米”不在的时候我会叫玛丽给小宇打电话报告我要求的折扣。这种时候往往都是小宇在电话那头一阵狂吼“你做梦去吧!!!”淑女形象全无。

珈米有一张很奇特的脸,脸的两侧像是用刀削出来的,很硬很直的两条线,然后一下在下颌处聚拢,合成一个尖尖的小下巴。珈米在店里时间比较少,相对也严肃一些。我常常会到店里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设计,然后跟她们聊聊天。慢慢地,这样的状态成了我生活里的一部分。每每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到店里去试衣服,一边聊天,一边把店里能试的衣服都试个遍。有次我问珈米有没有保存她的设计,珈米说她从不保存,因为不想抄袭自己。我说没关系,我哪儿就是你的设计陈列室,保证可以看到你十年间的设计历程。我发现我已经很强烈依赖石榴裙,衣橱里至少60%的衣服都来自于石榴裙。我已经懒得逛商店,有需要就在轮番试衣服解压间解决了。

她们卖衣服给我的绝招就是“MO,告诉你哈,这款衣服全成都就四件而已,我们三个已经人手一件了,你看看你要不要。”这我倒也知道,她们绝不是忽悠我。小宇负责到荷花池采办衣料,会碰到很不错但所剩不多的衣料,买回来珈米按她的喜好设计出款式,打下来往往只有几件而已。有时会在试后仍旧放回原位,三个女孩就会嚷嚷,你不买要后悔哦!大多这种情况我会在几天后又去买下。我说虽然全成都就几件,但我们之间的重复率也太高了吧。

不过,我说过,我喜欢珈米的设计,也喜欢她们麻棉的布料,最重要的是,我穿着非常好看。

昨天下午小宇给我的打电话,这是非常罕见的。一阵寒暄,小宇忽然话锋一转,MO,跟你说哦,我们店准备关门了。所有衣服都要处理出去,你先过来选选你喜欢的吧,给你最低折扣哈。我当时就懵了,我说不行,那我以后到哪里去买衣服啊。小宇在电话那头坏笑,裸奔呗,反正你身材好。

是真的心里难过,好像要搬出住惯的房子,好像要离开相依的朋友。应该说,这么多年来,石榴裙对我的意义更是一个让我放松与泄压的地方。那段时间妈妈生病,碰巧小宇的父亲也住院,我俩总是相互鼓励,相互倾述,直至我妈妈离开,直至他父亲离开。

下班以最快速度冲到石榴裙,我知道她们7点关门。到时已经接近7点。珈米看到我说来啦,小宇刚走呢。我沉默地在店里徘徊。曾经要去凤凰前在店里转时,珈米很动情地跟我说我会很想念你的,虽然我从不曾讲出来。那时我们不过以为只是分别半年而已。我转身看她俩,包括小宇在内,三人都梳着同样的刘海,披着及背的长发,气质各异,却是同样让我难舍。

珈米叫起来,你别哭啊,我们都才勉强收声的。

我不知道,有的东西总是在时光的沙漏里一点一点渗进每一个不易察觉的细胞里,有时总是天真地以为会永远拥有,但是,现实总是叫你不停地别离,不停地放弃。也许,这也是老天对我们一个善意的锻炼,这样,在自己走的时候,离别,就没有那么忧伤了吧。

石榴裙对我,已经变成了珈米,小宇,玛丽三个女孩子的名字,有关它的记忆随地点的变迁变淡,而这三个人是时光沉淀下来活着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