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爱的信仰--《异教徒的女儿》随感  

2010-11-19 13:38:39|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的信仰--《异教徒的女儿》随感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我的父母都是平凡普通的人,没有任何值得称颂的轰轰烈烈的事迹。没有宗教信仰的我把他们的爱,当作我任何宗教都无法替代的爱的信仰

说到女巫,我觉得我妈妈以前最爱去拜访的一个神人该称得上女巫吧。妈妈有时面对无奈,又希望能有转机时就会去找这个苏神仙看看。据妈妈说这个苏神仙算命并不用看人,只要你报出你想要看的人的名字,她就在一碗水里扔上几粒米,通过看米就能看出你要看的人的命运。我觉得好神奇,有时妈妈帮我看了还会给我一个红色的三角包,说这是苏神仙给的,一定要随身带着能化解我的灾难。我虽然不信,但从来都是为着妈妈一片慈心好好收着。其实时间久了还真不会去在意苏神仙所说的那些灾难是否真的存在,就算有,她不是给了红包避邪了吗。这样的巫术透着善意,也算是一些心灵的慰藉。而在一些文学作品或是影视里看到的类似在做个自己憎恶的小人再在它身上扎针;找一批人焚香祭奠做道场以诅咒自己所痛恨的人的那些,才是透着一股邪恶与疯狂的巫术吧。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巫术,我都不感兴趣。估计跟我们从小所受的无神论的教育很有关系,也跟我们内敛的中国文化有联系,对于宗教色彩很浓的相关历史、资料、书籍我往往都是敬而远之的,也许也是因为我不了解宗教尤其不能理解因宗教而产生的狂热吧。不过很多巫术也不过是小规模的所谓迷信行为。很害怕那种歇斯底里,六亲不认的大规模仿佛被巫术魔幻的政治运动比如这个《异教徒的女儿》里提到的“女巫审判”。 恍然有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的那种疯狂,看的人心里很压抑。

剥掉这本书里一切历史的渊源,疯狂的运动以及关于所谓女巫的种种传奇的壳,所有的故事浓缩为关于一个家,一个亲情的故事,也变成一个我喜欢故事。它让我重温那份家的温情,父母亲之爱,手足之爱。

十一岁的女孩莎拉曾经悲观地认为自己是个注定被漠视的人,总觉得自己没有得到母亲爱的拥抱,爱的指示,爱的表达,好像生活在一个没有温暖的家里。家里五个孩子,繁琐的家务让母亲没有精力照看,孩子们只有自己相互间照看,莎拉甚至成了三岁哈娜的代理妈妈。一个偶然的机会住到姨妈家时莎拉感受到异样的亲情呵护让她更加确定她的母亲是个心肠很硬的女人。回家后对妈妈总是还击以冷漠的沉默。直到这场女巫案灾难一样席卷整个家,在这样一个沉溺于不辨真伪的疯狂、是非颠倒的抗争中,莎拉慢慢琢磨出父母之间的挚情,父母对自己孩子的温情,兄妹间的深情。还有什么比血缘更能建立一份牢不可破的坚韧关系呢?还有什么能替代一个母亲在一个家里所起到的中心枢纽的地位和作用?

“妈妈走后,我们就像一条狗虽然失去了一条腿,但还是踉踉跄跄地打猎,吃东西,从这儿晃到哪儿。但从精神上来说,更像是中心被刺伤的海星,其他部分虽然还会动弹,翻滚,但是方向不统一,似乎自从中心穿透之后,唯一完整的理由也就不存在了。”妈妈对一个家的作用就是这样,好像太阳,有她的存在,就有一切光的存在,就有可以围绕的光源。但是我们在有太阳照射时会去追究如果没有太阳会怎样吗?太阳的存在是天经地义的。只有在阴霾笼罩的时刻我们才会去怀念阳光灿烂的日子吧。也许总被妈妈唠叨得满腹牢骚,也许总被妈妈喝来呼去做许多自己想忽略的事,也许总被妈妈念及自己拼命想掩盖的短处。但是,你会发现,其实母爱正是在这些你厌烦的点滴里侵透出来的。

当莎拉的妈妈在临上绞刑台时,莎拉终于看到了几周不曾看到的妈妈。“她的爱从她饥饿的身体就可以看出来。她拒绝的食物可能已经有几星期了,这样我们就又多了哪怕是一丁点儿的面包。”可怜天下父母心,所有的母亲都是孩子们最无私的怀抱。小时候上街,妈妈总会给我们买一些好东西解解馋,在那样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买零食简直是对金钱的糟蹋。我们时常会觉得好奇为什么这么些好吃的东西妈妈一点也不动容?饭桌上的好菜妈妈几乎不沾,和爸爸一起把剩菜剩饭解决掉,尽量让我们吃得新鲜营养。说起来有件往事,是在给妈妈守灵时爸爸的同事讲给我们讲的一件爸爸的事。说以前跟着爸爸出差,爸爸虽是领导但省的要命,一次去上海正遇中秋节刚过,爸爸带着他们在冠生园买了满满一书包降价的豆沙馅月饼。一日三餐都吃这个,只吃地他们打干呕。回来路上跟爸爸申请经过宝鸡时买只烤鸡解解馋吧,爸爸开始同意了,临到头还是跟他们说算了吧,快到家了。我听得眼泪汪了一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不要记得死亡,记得我,莎拉,记住我,我的一部分永远跟你们在一起。我们从母体而来,永远是母亲的一部分,无论在与不在,无论是否相依。我们的精神永远同在。莎拉不再抱怨,这场经历让她骄傲于“我是妈妈的女儿”这一身份。

我从来没有信仰,时常感觉心灵就像浮萍,没有根基、随风飘动。而当现实利益与精神世界不可调和、互相冲击时,追溯产生痛苦的根源,便是迷失精神所致。如果有信仰,始终有杆秤,无论外部风云如何变化,内心都是稳若磐石,就可成为一个心平气和的人了。我的父母都是平凡普通的人,没有任何值得称颂的轰轰烈烈的事迹。没有宗教信仰的我把他们的爱,当作我任何宗教都无法替代的爱的信仰,包括那个苏神仙的巫术也成为我对妈妈的爱的追忆的一个组成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