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美丽女人的美好四季---张燕淳《日本四季》随感  

2010-01-11 15:15:57|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丽女人的美好四季---张燕淳《日本四季》随感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大抵不喜欢小女人做派的男士会对这书很不感冒,但为小女人的缘故,我却非常喜欢这本书,尚未来得及读第二遍,就先急急向与我一般的小女人们推荐。
  
  先说说张燕淳这个小女人,出生自台湾,后来留学美国,专攻服饰设计。因先生的工作调动,带着两个男孩,从美国搬到日本长野县茅野市居住了三年。这三年时光,张燕淳从完全对日本陌生,到渐渐融入日本繁琐的社会习俗,其间经历了太多的酸甜苦辣,也闹了不少笑话。在她笔尖娓娓道来时,这些笑话不觉陌生,只觉得自己也会和她犯下同样的错误,只是也许不会如她那般在若干年后的文字里一笑而过,相比之下在当时也是非常难熬的吧,只是烦恼琐碎艰辛都被岁月滤过,仿佛一切都能理解着将日子过去,留在文字间的是脉络清晰的温情,让我们读起来轻松而愉悦。
  
  
  也许因为作者张燕淳是搞艺术的,因而心思比常人缜密,观察也较细微,用文字描绘出来,怎么样看都是一幅美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这样让人舒心的文字,每篇都渗透着作者小小的喜悦和感悟,淡淡温情,浓浓亲情。与她精心画的一幅幅模仿木刻版画插图一般,貌似笨拙,却是温情无限。
  
  我的表达是不是显得有点语拙,已经连着使用了好几个“温情”。不错,温情,正是在这本书里读出的最深的体会。
  
  总结起来,书里重点讲了几个侧面:第一是关于日本的各种节气习俗,在书的最后一页,你会看到日本人密密麻麻的各种节气,传统其实就是由着各种节气的各种规矩保留下来的,要不现在大家都在争着搞“非遗”的申请呢。
  
  第二是中日文化比较,由于中日文化渊源较长,文字上,习俗上,都有很多彼此间的渗透,尤其对于曾是日本殖民地的台湾来说,文化差异更小,但却令人更纠结吧。有一篇讲述文字以字面理解时日文与汉字的区别,我也学过一段时间的日文,的确感同身受,最有意思的是她与老公有时用中文发音讲日文,成了夫妻间的密码。比如“朝颜”,中国人听到的是不明就里的“朝颜”,日本人不知道其实是“牵牛花”的日文字面,只是他们叫“ASAGAO”。另一篇关于日本名字取法真是千奇百怪,只因在中文里含义都不怎么雅,却被他们大方变成名字,念着有种占便宜的感觉。不过对方不明其中奥妙,不知道这种便宜占的有没有意义。
  
  
  第三是日本对孩子的教育,因为张燕淳的两个孩子尤其是老大,在日本经历了幼稚园到小学的阶段,所以感受到很多基础的日式教育;读来我感触最深的是《运动大会》一篇。在作者大儿子“P大”(在本书里有很多这种因为发音不同,语言不同而造成的很有趣的称谓,总是令人忍俊不禁。比如大儿子叫“Peter”日本人发不来这个音,就叫成了“P大”。其实本也没什么,但因为“P”的发音在中文里有着特殊不雅的意义,因而造成了意想不到的笑果。这也是我在第二点里讲到的。)所在的幼稚园要举行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孩子们为此准备了一个多月。可惜天公不作美,正要开始的时候,天开始下雨。在国内,我们经常会在有露天活动的通知里看到尾上一句“下雨延期举行。”但在这个小小幼稚园好像没有这条,在雨越下越大的情况下,园长与众“哈哈”(日文里的妈妈)商量的结果居然是回家取了水桶,在操场不停用抹布将水吸干,拧水入桶,保证操场不被雨水淤积。那场面真是惊人“他们全脱了鞋袜,无视大于滂沱,聚拢了商量完什么,立刻编出好几小队。会长首先贵罗你地,由桶里拿出抹布,擦吸脚前水洼,抹布拧出的黄泥水,不一会儿就装满一桶,马上有人抢了去倒入水沟。众妈妈们学会长样,由司令台起,横队排开,地毯式的一路向操场后方擦去。衣服湿透的妈妈们无暇讲话,但发出的固执声比风雨声都大:老天爷!我知道你要下雨,可我就要一块干地,一块干地!你给也好,不给也好,我拼命擦就是!”老天爷让了步,雨渐渐小了,停了,蹲着跪着和几乎趴着的众哈哈们擦吸干了整个图操场,又提来沙石,填补挖洞,掩盖黄泥。运动会在雨后照常进行。这样的不放弃需要怎样顽强的毅力和密切的团体配合精神呢。“绝不轻言放弃”是如此真切而现实地摆在眼前。不能不佩服这个小小民族柔韧不曲的精神啊。这对于孩子们稚嫩的心灵该是一次多么深切的无声教育。
  
  
  第四是我在整部作品里看到的张燕淳作为一个妈妈的全部柔情。最近读很多关于亲情的文章,而这篇《千枚“手里剑”》让我看到一个妈妈的全部深情。“P大”两岁其就有“过敏性气喘”一个冬夜,孩子昏迷不醒。张燕淳回家时看到贴在冰箱上,记满待做之事的纸条,发现所有事情已经不再重要,毫无意义。连意义两个字此事想来都多余可笑,心里一片茫然,最后她跪在孩子的空床边,埋首掌中,一样一样想自己的错。包括孩子要她帮忙折““手里剑”。于是“变故临头,我的世界完全试了归到。但前面没路,就是出出路,杀那只见,我觉得自己已一切无所谓,无所畏,无事不敢,无事不做,无事不能。然而,我只要折千里剑!折一千枚手里剑!”。同时还在另一篇里看到一个妈妈带孩子的全部艰辛“一回上医院遇上大风雨。。。。。。下了车,我把熟睡的老二紧抱胸前,将发高烧的老大背在背上,要他握住伞,但风雨太大,孩子太弱,三总是倒下改组我的头。不知是天冷还是负担过重,我两腿直抖,得不断停下来调整三人老背少的姿势,还要扶伞辨方向。一路喊抱紧妈妈呀。。。。。。” 在《取暖》一篇里为收获孩子的快乐与寒冷搏斗的样子。。。。。。
  
  文字的背后是一个温柔而充满诗情画意却又偶尔淘气的美丽女人的样子。我喜欢这样的四季相遇,更喜欢遇到这样的女人,是她们让生活充满了各种乐趣和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