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痛~~  

2009-07-02 20:55:35|  分类: 蒲公英的种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闭上眼,妈妈疼痛的脸就眼前。眼皮仿佛是床幕布,清晰投影中午所见。

川医的第五住院部已经下了数次出院通知,我们一直厚着脸皮拖着。实话说,我们也不知道能把妈妈安置到哪里去。姐姐托的人尽了全力,我们也无法保住床位,七楼因为妈妈不能再接受化疗治疗也拒收妈妈。百般无奈下,只好把妈妈转到川医附四院的康复中心。

康复中心的医疗条件,住院条件都远不及川医,不过最让我们窝火的是他们的技术水平显然差了一个档次。

妈妈长期少量进食或者不进食,仅靠输液维持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很久,血管越来越找不到,加上输钾之类的对血管有损伤的药物,使每天的扎针成为一件大事。手脚轮流扎,轮流肿,轮流淤青。。。。。。而往往还要扎几针痛好几次才能把针扎进去。

我和姐都商量要给妈妈埋个管。

结果昨天一个经验不足的小医生给妈妈颈下埋管后下午就鼓起来,拆除后妈妈的上半身就痛得几乎不能动。

其实由于病灶影响,妈妈前胸后背喉部,都觉疼痛,入康复中心后就给妈妈装了镇痛泵,定时输少量吗啡镇痛。

但这新增的疼痛太剧烈。

我守在妈妈身边,她几乎就处于昏迷状态,偶有醒来总是挣扎着唤一声“痛~~”,手便想去抚伤口,最终无力垂在半空。

我连忙上去握住妈妈的手。妈妈的手无力地耷在我的手里,眼角溢出一团泪,凝在眼窝细密的褶皱里,无言地储藏着难以申诉的痛楚。

也许是我没有任何关系可以动用,也就能随遇而安;姐姐有一些关系却也有限,这种貌似有希望却有是无望的结果让姐姐对妈妈的痛感到无比自责。但我们也只能默默心如刀绞看她备受折磨。

一整个中午,妈妈几乎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唤她,总是眼皮沉重无比地撑开,又迅速无力耷下。她已经被疼痛带到离我好远的地方。

我听不到妈妈唤我,看不到妈妈的微笑。

封闭了的心酸再度蔓延~~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