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给妈妈洗头  

2009-07-25 23:33:09|  分类: 蒲公英的种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记得6月11日与吴姐的第一次相遇。

妈妈刚进医院,随行的那个保姆是姨妈从乡下带过来的,电梯都不知道怎么坐。我看着她就很焦虑,当即决定给妈妈去找一个有经验的护理。

一群等待着的护理人群里,吴姐主动跟我打着招呼向我走来。

吴姐看起来50多岁,但据她自己讲不到50岁,不过看起来精明而麻利。于是谈好价钱,约好12日一早她就到病房里护理妈妈。

这一下就是1个半月了呢。

中午给妈妈炖了猪脚,熬了荷叶粥,妈妈全吃完了。我很开心地跟吴姐分享。

吴姐说,干脆我们再给你妈妈洗个头吧。

吴姐给妈妈洗过好几次头,我都没遇上。妈妈下不了床,我还一直没想明白吴姐是怎么给妈妈洗头的呢。

打好水后,吴姐把妈妈的病床朝外拉出1米左右,取下病床头部的护板,我们一起合力把妈妈的身体朝上抬到能将头部基本悬空的位置,颈下用枕头垫高,再铺上一张厚塑料布,一盆水放在凳子上,抵着床沿,这样就能像在洗头店那样洗头了。

我暗暗觉得吴姐真能干呢。

吴姐用自己的胳膊上的短袖拭汗,我赶忙扯过纸来将她额头,颈间的汗拭去。

吴姐一洗完,我就插上电吹风给妈妈吹头。

去年化疗后掉光的头发现在已经长长了,软软的,稀稀的,卷卷的耷在头上,吹风机吹过的地方全部温柔地倒向一边,暖暖地轻贴在我的指尖。

我说妈妈我给你剪剪头发吧。妈妈抬眼看我,好像研究了很久,然后冒出一句话“明天嘛。”我说是只有明天了啊,这里又没有剪刀。

吹好头发,把床重新放好,让妈妈很舒服地躺下去。

其实我原来叫“吴孃”的,但她好像愿意大家都把她叫年轻一点,所以也改口叫“吴姐”了。

妈妈一直是个人缘很好的人,凡是和妈妈打过交道的人无不对妈妈的人品称赞有加。

所以,能遇到吴姐,我觉得这是我们的福分,也是妈妈平时积的德的回报吧。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