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卖女孩的小火柴--《嫌われ松子の一生 /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评论  

2009-06-02 09:28:01|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微弱最无法温暖人的光亮就是那微微的火柴光亮吧。
  搓肉裂皮地摩擦才得以短暂光亮的瞬间,且不说能否温暖到一只手,指尖的烫会在最后一刻让人忍无可忍地丢弃火柴。
  松子就是这样飞蛾扑火般冲向每一朵微光。就想为点滴爱怜燃烧。但即使是这样的焚烧也没有机会。
  说来很讽刺,为爱而生,却一生得不到爱。就算有人为爱她毁了余生,但她仍旧被爱抛弃。
  每一次爱都不是我们所谓的天崩地裂。那是随遇而安的,路边拣到五分钱的卑微的爱情。
  饥渴地爱,贪婪地爱,不辨问来源的爱。只要有人愿意,她就全盘接受。她的爱好比一汪水,什么样的容器接住,她就以完全的姿态顺服,安然贴近每一寸肌肤。
  可是她依旧没有被一个容器接住。
  她总被每一个男人虐待,象破鞋一样被遗弃。我最恨打女人的男人,如果被打,宁愿一拍两散。也不能接受吵架,如果两人在吵闹中过日子,还不如各自过好自己的宁静。
  但,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我所在圈子的人的共同想法。这种想法有时成了对全体妇女的想法的推断,事实是,这只是片面的理解。
  前几天朋友相聚时说起一个友人,大家都是边说边摇头,觉得不可思义。友人明知那男人只是为钱和她在一起,明知那男人只是和她逢场作戏。她偏是执迷不悔,非要跟他在一起。因为知道大家都瞧不起他,甚至最后以欺骗朋友说已分手的方式偷偷和他在一起。
  说着说着我忽然插嘴说,因为松子的关系,我觉得有点明白这个朋友。松子有一次对于朋友的规劝她声嘶力竭地说“我就是不想孤零零地一个人。”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我们这群人都是内心强大的人,都是可以靠着自己独活的人。
  可是有的人不是,有的人天生就害怕一个人,不能一个人吃饭,不能一个人睡觉,不能一个人出门。只要在家必定要找出点声响,仿佛一个无法填满的孤寂深渊。
  我想跟水讨论这部电影,他说他爱松子,至于为什么爱,他不记得了。
  我很奇怪他会说爱松子。不过至少剧外有人爱她也好.
  我能够理解松子,但我难以接受她那样的人生。我受的教育规范了我的道德观,将我的思想定了格;交往人群定了性。我看不到我圈子以外的人,我坚信女人都该是我们这样的。
  我想要让我象松子这样蒙着眼睛,为点滴爱饮鸩止渴一样地活着,为维持爱卑微而不计廉耻地活着,我肯定死了千万次了。我的自尊绝不容许我这样毫无尊严地活下去。也许正应为如此,没有这么多想法简单的松子才能够一次次从最深的打击中笑着恢复元气,再次接受不幸生活的考验。
  同时看的《海鸥食堂》,就完全是我们群居生活的写照。恬淡,自然,没有暴力,色情,只有内心的宁静。
  透过松子的一生。才能跳到井外,领略到别样的生活。
  那么到底是谁的精神更强大?谁的生命力更强?
  也许就像有人守着一个炉火,然后对卖火柴的小女孩说,火柴怎么能取暖,要一堆柴才可以;就像富人对穷人说吃不起饭可以吃肉啊。
  其实每个人都有天生精神残疾,只是残疾得不一样.有的人精神赤贫,虚弱。我们无法对他们指手画脚。就算被火柴光一样微弱的爱出卖一生,也是一种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