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秋雨薇的博客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

 
 
 

日志

 
 

花开彼岸  

2009-06-28 19:14:12|  分类: 静默的眼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开彼岸 - MOMO - 薇薇安的博客
有时看完一个作家的作品,如果被这部吸引,就会四处搜索他的其他作品来看,甚至对他本人发生兴趣,会找一些与他关联的作品。如同一根藤蔓,牵引着你要了解他更多的企图。

比如看张爱玲,小说读完读散文,还要等着出《小团圆》;也读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于青的《张爱玲传奇》,《上海绝唱》。

有段时间喜欢日本的林真理子,接二连三买了她五本书,到现在还在各大书店,网站搜索《美女入门》而不得。

不过作为高产的言情小说家,诸如亦舒;琼瑶;梁凤仪等来说,看完一部,再追一部就要及时打住,否则就会失去食欲。

亦舒作品里的女孩大多都是“开花的刺”,外表美丽,内心倔强;孤傲而独立;有时还略带野性。首先不去探究哪里来那么多优良的遗传到位的“家明”们,也不去追究为什么他们大多身世独特,家境殷实,有钱,有型,还有一颗难得的痴心。令人困惑的是偏要把“开花的刺”形容成卓越的平凡,然后用她们的张狂魅力无穷地让极其优秀的“家明”们倾倒。尤其一见钟情的频率之高,简直给足了真正平凡的“简.爱”们无尽的信心。相对这点来说,琼瑶要厚道一些,尽管她也不停抄袭自己,男女主角也都是俊男靓女,尤其俊男就只有两款————狂野不羁和温文尔雅,但至少觉得他们的生活环境还是触手可及吧。形象上不也在秦祥林和秦汉那里找得到影子;靓女位置也可以有青霞占据。也许是因为台湾的文化与大陆跟接近;也许是香港太高速发达太现代化,所以连人物也有了很大差距吧,在接受上也会有一定的心理暗示。

亦舒的人物,故事大多天马行空,有时觉得《人淡如菊》里的教授纳梵相对真实一些,就算他很帅,但看出来这种帅不过是乔眼里的帅,他的好,全靠乔的爱成全,那些迷人气息完全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杰作。

只是《人淡如菊》里一开始温柔怯弱害羞的乔让我以为亦舒终于修订了女主角形象,没想到写到后来亦舒已经没有耐心继续这个陌生的形象,于是乔又恢复了伶牙俐齿,张牙舞爪的张狂小女人形象。

教授纳梵的好,好在他是别人的老公,有人打点他的一切,可以让他光鲜见人,成为别人的“梦中情人”。成为乔撇开现实生活依恋的纯精神人物。

现实是丑陋的,无论拥有怎样优秀的外表,一样饱了要打嗝;饿了肚子要叫;也会打屁,拉屎。也许晚上睡觉还要打呼,磨牙,说梦话。

我记得以前看《与狼共舞》时超迷凯文.科斯特纳。偶尔在一次报道里看到说女演员都不喜欢跟他合作,因为他有很重的狐臭。

当然,对这篇报道的真实性不可不去推敲,这只是表明一种喻像;大凡所见,所闻,所识,必须在零距离状态才具用说服力。

生活,到底不是空中楼阁,它与生老病死紧密联系着。

言情小说提供了白日梦的幻想素材,这也算是一种精神体验与放松,毕竟我们总要给“人活着就是为了含辛茹苦”的无止境的平淡生活找一道突破口。

就算有人曾经经历了传奇,或类似小说翻版一样的曲折生活,但生活总归还是要回复到平淡生活。不可能总在背后掉一根钢丝绳飘渺而不食人间烟火地飞来飞去,那样的生活是秀给人看的,所有的的风光不过是彼岸的花朵,而其间甘苦,“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