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 
新闻 r-wid=":block;wead eValCodersor:polog-163-css="!--r;--nbcncom-1com-1-4di>
clearf="blog-163-com-topbar">
 
r-wid=":block;wead eValCodersor:polog-163-css="!--r;--nbcncom-1com-1-4di> _gachaispllog-163-css=et" />_gachaispllom/redirect im clearfdlgroc2c-prv "> i> 蛂/)" om/ ssss ]--> r-wid=":block;wead elog-163-css="!--r;--nbcncom-1com-1-4di> _0 idS2dbispllog-163-css" r-wid=":block;wead e om/redireode/prettify.newclass="n1com 0 idtag p" hrs>围观最萌宠物表情包,赢千元奖金di>蛂/)" om/ssss /)" om/rer/)" om/asode/prettifyfr ptype="text/om/rediode/p7d7 et" />_hi[inAndResom clearff> clearffr d!--r;--nbcncom-1com-1-4--ncla> _olor:#ispllog-163-c.newclas> f]--> 加关注div clasb-nbar /)" om/reclr/)" om/aso/)" om/r/)" om/< .b(){ersonaclv:#00 = dody-3 t.6boEle-3 tById('!--[7d7 #c2c-//bnom:ersonaclif(!!e) eht:23 tder-.inzootB-bore(dody-3 t.6boEle-3 tById('!--[7d7 #c2c-et" />'),em:ersonacl0 = dody-3 t.6boEle-3 tById('!--[7n .ice-://blom:ersonaclif(!!e) ion="".setTime.3s(fun>< .b(){eteryle.:block;='';},itioerso})()yco/scriptom/m/m/yco/)" om/ycode/p clearf]--[et"-3 . p" hrsmargin-right:10px;et"-3 . om/rode/prettify!--[et"-3 .code om/reode/p7d7 argbulletinz-3 om clearfargbulletinz-3 p" hrs>ycssss ad clearflnkarge mpl_ m2a -3 tag p" hrslog.163om-ie6body" classo

蚮]-->

<> <> < im clearfmpl_ d="nghtoror:varge -3 tag p" hrslog.163om" href="http://b>显示下一条di>> <> <|> <> < im clearfmpl_ d="auto; -3 tagblog-163blo href="http://b>关闭di>网易ycssss f]--> r-wid="">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div clasad-prv "> clearffaxian-ag m2a f/snbarersonaclo/)" om/nssso/)" om/reclr)" id="b$_gugngga .i om clearfgugngga .i p" hrs>ycssssssode/om/ ssssm/ ssss ]--> clearfgugngga .ag m2a f/snbarersonaclo/)" om/nssso/)" om/reclr)" id="b$_--.m-3Inv7p:Ti om clearf--.m-3Inv7p:Ti p" hrs>ycssssssode/om/ ssss im clearfm2a d!--r;blog-163
蚼/ ssss ]--> clearf--.m-3Inv7p:Tag m2a f/snbarersonaclo/)" om/nssso/)" om/o/)" oasode/prettifynk code .m-/css" rel="styleshe//bn f)" i clearfnk :23g{flet" om/ref)" i clearfwkg hs=7d7 !--[7d7 #c2c-bannerorersonaersonaf)" i clearft om/redireoh1i clearfn c f]--> 清秋雨薇的博客div clas/h1rersonaclopi clearfd c f]-->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div clas/prersonao/)" om/nssso)" i clearff h=ztagb f/)" om/reclrim clearft/co href="http://bn0 icn0-421">&nbs;width#">f]--> 网易导航-st2rersonaclod=" clearfnid="pe="textsrersonaclssssssssssm/ sssssssst:l" clearfw wody n ssssssssss im clearfi i0 mpl1 hs=o href="http://bn;width
首页di>网 ssssssss日志di>网 ssssssssl?fromdi>网 sssssssser sssssssssstim clearfi i2 mpl1 hs=o href="http://bn;width
相册di>网 sssssssser sssssssssstim clearfi i5 mpl1 hs=o href="http://bn;width
博友di>网 sssssssser sssssssssstim clearfi i6 mpl1 hs=o href="http://bn;width
关于我di>网 ssssssss ersssst)" i clearfwkg">erssssasode/prettifyc wc h"pe="textul 7d7 !--[7d7 #c2c-autt/bnero>ererssf)" i clearfnk und:lcr s .nl 7d7 -3">erssf)" i clearfnk uar,cr th mpl2">ersssst)" i clearfc tc thr,cr ofh2" clearfto hrg{flje .und_t_a">日志dit2ro/)" om/asssf)" i clearfr tm thr{flje of/)" om/reclr)" i clearfs=es=ehsr> erfun>< .b g_onSugge-sidReecongImgap{f(_abs){ersonav:#0dmag0 = arg Imag0(m:ersonadmag0.er- = _abs.er-:ersonav:#0op:20p = 90:ersonav:#0oine-he = 90:ersonaif(dmag0.ead-f >0dmag0.ine-he){ersona _abs.eryle.ValCodLx;ma= -Mathdthoor((dmag0.ead-f*(_ine-he/dmag0.ine-he)-op:20p)/2)+'px':ersona _abs.eryle.ine-he = _ine-he+'px':ersona}else {erssss _abs.eryle.ead-f = _ead-f+'px':ersona _abs.eryle.ValCodTopa= -Mathdthoor((dmag0.ine-he*(_ead-f/dmag0.ead-f)-_ine-he)/2)+'px':ersona}erssss_abs.eryle.:block;a= '!--ck':er}erdivcript>erf)" i clearfnko;bordztag pe="text:left;wi)" i clearforder6]>w 6]>s06]>cody nb-inr)" i clearflbarztagb erssssf)" i clearfg-rs hr /> erssssasssssss )" i clearft .lef mpl66]>wb6]>co6]>s0">关于我di)" >ersssssssssssstim clearfr(smarblog-163
&nbs; href="http://b=om/redirect.htmsssstabs 7d7 rsr(smarabs" rr-s"
erssssasssssss i>网易ssss )" i clearfeft .mpl_">erssssasssssssssssstim;width
&nbs; href="http://b=oMOMOdi>网襰ss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f/)" om/reclssssssssf)" i7d7 r_m:4px soliom clearfm:4px solioof/)" om/reclssssf/)" om/reclsssserssssssssf)" i clearfm-ret"adl 7d7 j-koala-ads erssssssssssssfim;width#om-ie6body" class=o href="http://b>网易clas<1px solValCodead-f="0" ValCodine-he="0" 7d7 ret"_1px so" r-wid=":block;wead e ead-f="s/rbloetive="s/rblblicA.js-fi="0" vcrol:legv ">" e{how40 imt:23 cy>wb6]>co6]>s0">文章分类f/)" om/reclssssssssfulgersssssssssssssssssssst:l>·div cla成长的烦恼(1)di>·div cla生活在别处(15)di>·div cla天边一朵云(69)di>·div cla追忆似水年华(9)di>·div cla不分白天黑夜一路来看你(49)di>·div cla蒲公英的种子(49)di>·div cla蝶恋花(13)di>·div cla水瓶八卦(5)di>·div cla更多 >wb6]>co6]>s0">tim; href="http://b=r-wid=":block;wead elute;left:0ValCodckgroun-size:18px;ffm:-0 0 1px;borde-sizmargin-bottom:20ead ebl-ie6body" class=owidth
" ValCodine-he="0" ValCodead-f="0" e{how40 imt:23 cy>< .b?7d71225gpxtrgin-2&3s _source=%E5%8D%9A%E5%AE%A2%E5%85%B3%E9%94%AE%E8%AF%8D%E5%BA%95%E9%83%A8%E6%92%A9%E5%A6%B9&3s _ce Ialcn=%E5%8D%9A%E5%AE%A2%E5%85%B3%E9%94%AE%E8%AF%8D%E5%BA%95%E9%83%A8%E6%92%A9%E5%A6%B9s=o href="http://bn clearffpl3" r-wid="er .code2dir-color:#316062;}.m-fixed">八招诀窍,教你实力撩妹 >ersssssssssssserssssssssf/)" om/reclssssf)" i7d7 r_mkaolaadvom clearfm-kaolaadvogersssssssssssst)" i clearft .lef mpl66]>wb6]>co6]>s0">ss="考拉推荐f/)" om/reclsssssssst1px so ead-f="s/rbloetive="s75blValCodine-he="0" ValCodead-f="0" blicA.js-fi="0" vcrol:legv ">" .js-fi="0" e{how40 imt:23 cy>网易clas<1px solValCodead-f="0" ValCodine-he="0" 7d7 r.m-fix_1px so" r-wid=":block;wead e ead-f="s/rbloetive="s/rblblicA.js-fi="0" vcrol:legv ">" e{how40 imt:23 cy>wr6]>s06]>co6lgerssssssode/p7d7 $_argOldB--[LlefTopDivom clear'et" mpl3r]>wb6]>co6]>s2" c="text'gersssssf/)" om/resssf)" i clearfmlbarztagb erssssssf)" i clearf.newding-]>wb6]>s26]>co6lgerssssssssf)" i clearfmtivelbacode om/ ssssssf)" i clearfmtivelbalger ssssss ode/ger ssssssfh3d clearftitln ptr fsar"<]--> clearftlba"> 转载《结婚五年后》disnbar> <> < ]--> clearfbgc0 mpl7 fw0 msodydiv clas/h3ger ssssssfpi clearftdp:6 c="textr{fw- hr mpl6" r-wid="th:134px;heig-replger ssssssss<]--> clearfprsorlger sssssssssser ssssssssss<]--> clearf!--[op:">:no9-02-23 11:46:07div clas]--> clearfb--[op:">|> <> <分类:div claer sssssssssstad clearffpl_ m2ablog-163
握在掌心的风di>网 ssssssssssf]--> clearfb--[op: p" hrsi7d7 $" cogTagTitln">|> <> <标签:div claf]--> clearfmpl3rp" hrsi7d7 $" cogTagInfodydiv claer ssssssssdiv claer ssssssssf]--> clearfporder6mpl7=ztagb f]--> clearfb--[op:">|div clas]--> 7d7 $_]-->Repora"d clearffpl_ m2a">举报div clasisnbarer ssssssssd]--> clearfporder6mpl7=ztagb f]--> clearfb--[op:">|div clas]--> clearfzihao mpl3l 7d7 $_futtswitchsr字号f]--> clearfzihaoe2db p" hrsi7d7 $"futtsTgins f]--> clearfzihaoc6]>co f]--> clearfm:4g">div clas]--> clearfmpl4 r-4g">大div clas]--> d clearfmpl4 r-4g" >中div clas]--> d clearfmpl4 r-4g">小div clas/]-->>div clasb-nbar /]-->>d]--> clearfporder6pba fpl_"i7d7 $" cog_subvcribrs><]--> clearfd!--r; 163-com-to919sr> >dad clearfm2a 订阅di>>er ssssss 7d7 $_]h:23Btn_--.m-32bl-itln-r分享到l?from"d clearfedesi bd --.m-3 ffbk6auts > >erssssssssssssssss<]--> 7d7 $_]h:23Btn_/reditibo2bl-itln-r分享到新浪微博"d clearfedesi bd /redib ffbk6auts > >erssssssssssssssss<]--> 7d7 $_]h:23Btn_qq2bl-itln-r分享到QQ空间"d clearfedesi bd qqztne ffbk6auts > >erssssssssssssssss<]--> 7d7 $_]h:23Btn_qqitibo2bl-itln-r分享到腾讯微博"d clearfedesi bd qqitibo ffbk6auts > >erssssssssssssssss<)" i7d7 $_]h:23Btn_itixin2bl-itln-r分享到微信"d clearfedesi bd itixin ffbk6auts erf)" i clearfpx;p2dim6e;}. mpl6"rerssss
erssss<)" i clearf.i s erssssssss

用微信> <> <“扫一扫”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网襢/)" om/ssssssssssssssss

erssss<)" i clearf.i s erssssssss

用易信> <> <“扫一扫”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网襢/)" om/ssssssssssssssss <> <下载l?fromdi>网襰sssssssssssss我的照片书> <> <|di>网易ssf/)" om/sssssssssserssssssssf/)" om/erssssssssf)" rersssssssserssssssssf/)" om/erssssssssf)" i clearf.newdcog-r-4ra"of/)" om/reclssssf)" i clearfbhr mpl5 mp11r{fw- cog=ztagb 记得刚新婚的时候,早晨时必定会在他怀抱中醒来,我总是红着脸不敢说一声早,怕嘴里的口气弄皱了他的眉;漱口杯与牙刷坚持要和他用同款不同色,摆在一起看才有夫妻的感觉;我会帮他打点上班的衣物,什么衬衫配什么领带,经过我的审美才准他穿上身。起了床到餐桌上,为了他的健康,我每天变换不同花样的早餐,晴朗的天可能是培根蛋加上烤土司;有些下雨的话,或许来点小米粥搭酱瓜咸蛋;要是阴天,不如就吃些外头的烧饼油条和豆浆……招式用到我变不出新把戏,可是我乐此不疲。
  
  除了当一个贤慧的妻子,我亦毫不掩饰对他的热情,「我爱你」是每天恭送他出门上班一定说的话,然后附加一个亲密的吻,即使他大多时候只是浅浅一笑,也足够我高兴个老半天。
  
  但是,五年过去了。
  
  我相信还不到痒的时候,可是,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我和他的互动?早晨起床,他的位置往往已空荡,只能由皱褶的床单证实他确实存在过,即使他偶尔睡过了头或者小赖一下床,也绝对是急急忙忙由床上跳起来,匆忙的梳洗着衣。
  
  我已经快忘了被他拥抱迎接朝阳的感觉。盥洗室里的漱口杯,在几年前被打破一只后,再也找不到一模样的,而另一只因为掉到马桶里,所以也换了新的;五年内,牙刷已换了不知几支,甚至有时我们睡迷糊了,还会用上同一支,什么口气的问题都不需要掩饰了。
  
  是否一样颜色,一样款式,他说这些根本不重要。因此,洗手台上He{ho Ki:24和小叮当图样的两只漱口杯左右对峙,小叮当的杯里插着一支绿色牙刷,是我的;He{ho Ki:24则是空的,因为他前一阵子已改用电动牙刷,摆在架子上。分属两个不同故事的漱口杯,以及位于两个不同位置的牙刷,彷佛在嘲讽我们的夫妻关系,渐行渐远。因为他出门的时间早,打点他的衣着已经不再是我的事,他自己会搞定早餐?很久没有一起吃了,我同样不必费尽心思去想菜单、查食谱,反正没人赏光。更不用说「我爱你」这句话,还有热情的早安吻,他无福消受,而且现在说起来也有些矫情了。
  
  仔细想想,五年来,他没有说过一次「我爱你」,一次也没有。
  ――――――――――――――――――――――
  我和他相聚的时间,严格上来说是从晚上七点开始,也就是他下班回来之后。如果他加班的话,那时间可能要延到十点、十一点。
  
  刚结婚的时候,我为了他去学烹饪,「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我深信这个铁律。所以,一些餐馆名菜常出现在我们餐桌上,宫保鸡丁、五更肠旺、葱油鸡、东坡肉……。见他吃得高兴,我也开怀,虽然不全是我爱吃的,但是,他爱吃就好。
  
  饭后,我们会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陪他看">  
  我没有料到的是,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这一切。
  
  烹饪班我可以说是半途而废,不知道从哪天起,他开始干涉我做菜的方法,宫保鸡丁他不喜欢太多辣椒,五更肠旺他开始抵制,葱油鸡叫我别淋油,连卤东坡肉要放多少酱油,他都有话说。我做的菜渐渐变得简单,烹饪班也不想去了,有时候一盘炒青菜、贡丸汤和皮蛋豆腐就打发掉他,他反而没什么意见。
  
  我想,我抓不住他的胃。
  
  随着他加班次数的增加,我们甚少在一起看电视了,我对于国家大事可说一无所知;而他,问都不用问,台湾霹雳火的男主角是谁他绝对不可知道。
  
  夫妻之间开始言不及义,他对我说的话,大多都是「不用等我」、「早点睡」,我跟他说的话,也几乎是「你回来了」、「菜在电饭锅热着」。
  
  我们没有相同的话题,没有相同的兴趣,除了「夫妻」名义上的联系,我们的交流空泛的可怜,比普通朋友还不如。
  
  多可笑的夫妻关系,不是吗?
  
  婚前,我们曾描绘着未来的愿景,他说要生两个孩子,先男后女,哥哥可以保护妹妹;我却认为应该先享受一段两人生活,生孩子的时情倒不急于一时,只是我不想坏了他的兴致,并没有说出口。
  
  婚后一阵子,他很积极的和我「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他想要孩子,从他不戴保险套的行为可以看得
  
  出来,可是我还不想要,又怕他不高兴,于是我背着他吃避孕药。
  
  犹记那时,他还兴冲冲的带我到医院探视一名女性朋友,她刚生完一个四千两百公克的巨婴,神色萎糜的躺在病床上。我忘不了他隔着一块玻璃看">生娃娃时,眼中绽放的神采,可是我更忘不了,那位女性朋友用着虚弱的语气告诉我,她整整痛了一天一夜,才求医生由自然产改为剖腹产。
  
  我更不敢生小孩了。
  
  五年后的今天,他似乎已经放弃生小孩这回事,毕竟只有他一头热是没用的。
  
  可是,待在他上班之后空洞的房子里,我突然觉得生个孩子也不错,至少屋子里会热闹点,我的寂寞也会少一点。
  
  他早就在数年前就开始用保险套了,我不清楚是什么让他改变心意,不过这也松了我一口气,我对避孕药似乎过敏,不论换什么牌子最后都落得一个水肿的下场。
  
  我猜他六百多度的近视加闪光,应该看不出我水肿前和水肿后有什不一样,重点是,他的保险套解决了我一个大麻烦,同时又带来另一个新烦恼。
  
  我现在想要一个孩子了,他却似乎不想,我不知怎么跟他开口。
  
  更别提他频繁的加班,晚上常累得倒头就睡,如果我再开这个口,似乎变相增加他的压力。
  
  两个人之间,已经够低潮了,不需要再增加一个会引起冲突的话题。
  
  在我们恋爱的时候,他很喜欢带我到淡水,坐在河堤旁看落日,沿着码头走一遭,可以吃到不同口味的各式小吃。淡水的海产颇富盛名,他似乎是只识途老马,总知道哪家是最道地的。
  
  有时候,他带着我坐渡轮到对岸的八里,那里热闹的只有一条路,卖的全是孔雀蛤,两个人可以吃掉一大盘,还觉得意犹未尽。
  
  他也会和我骑双人脚踏车沿着淡水老街骑到淡海,再由淡海骑回来,沿路的风景不算十分迷人,但有种质朴的味道,兼之海风咸咸的打在脸上,我很享受这种气氛。当然,坐在脚踏车后座的我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心情好的时候才踩两下,他明知我偷懒,还是卖力的踩。
  
  我很怀念,真的,即使过了五年,那段回忆仍然历历在目。
  
  婚后到淡水的次数,除了新婚那一阵子,几乎屈指可数,近两、三年更是一次都没去过。
  
  每到假日,他不到中午不会起床,我见他这么疲倦,当然也不会烦他带我到处走走。
  
  假日照理说,我和他应该可以有些交集,可是他累,我只能自己找事做,和在上班工作的朋友出门逛逛街,聊聊是非,也顺便埋怨一下他。
  
  至于在家睡觉的他,午、晚饭,自己解决吧!
  
  他不知道,在前几个月,我耐不住无聊,自个儿坐捷运到了淡水。
  果然,太久没有去了,那里已经变成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河堤旁的小吃摊不见了,全部集中在捷运站附近,过去我和他看夕阳的地方整修成一条长堤,仅供散步。路面变得干净整洁固然是好,但是收藏着我和他美好记忆的地方,消失了。
  
  没有他的带路,我找不到道地的海产店,找不到好吃的小吃,自己一个人也骑不了双
  人单车,但我惊讶的发现,淡水多了一个渔人码头,可以坐公车过去。
  
  渔人码头,他的脚步没有踏上过,我先了他一步,这,是没有他,只有我的经验。
  
  到了渔人码头边,风景美复美矣,却有种人工雕砌的做作。我以为花了几百元搭乘蓝色公路可以到对岸八里,就像渡轮一般,但那失了古风的游艇却绕了一大圈后又开回原点。
  
  除了颠簸的船身摇得我头晕目眩,我记不起来什么美丽的风景,连孔雀蛤也没捞到一粒。
  
  淡水变了,我和他的回忆,也变了。
  
  某个早上,我特地比他早起,煮了顿睽违已久的丰盛早餐给他。
  
  然后,没有第三者,没有争吵。
  
  我递出了离婚协议书。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震惊的表情,如果那天是愚人节,我想我成功了。
  可是,我不会开那般恶劣的玩笑,他知道我是认真的。
  
  他没有像一般男人一样,暴跳如雷,开始数落女方的罪状;也没有哭哭啼啼,跪下哀求我留下,他只是极力冷静自己的心绪,默不吭声的接下协议书,开胹,上班,一如往常。
  
  他或许也察觉我们的夫妻关系到了一个瓶颈,也打算仔细考虑离婚的可行性,他近几年的疏离,我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可是他这天的冷漠,几乎倾尽我五年的泪水。
  
  我有些后悔,这后悔逐渐蔓延,以心脏为一个起点,通传至我的头顶及脚趾。但后悔又如何?不快刀斩乱麻,也只是拖着一个平淡如水的日子,两个人干耗。
  
  我不知道自己对他的爱剩多少,更不清楚他对我的爱剩多少。嫁给他之前,我就知道他沉默寡言;嫁给他之后,自以为能改变他的我,并没有改变他多少。
  
  我的爱,还不足以改变他,他的爱,亦不足以为我改变,这大概是关键所在。
  
  柴米油盐酱醋茶会摧毁爱情的甜蜜,我尝到了,但这却是用五年换来的教训。
  
  趁现在,没有孩子,没有牵绊,我也不贪图他什么,该是离婚最好的时机吧?
  
  抖着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名的我,到之后他出去几个小时了,我仍然在发抖。这是一种未知的惶恐,我,等他给我一个结果。
  ―――――――――――――――――――
  他冷淡了我五年后,又凌迟了我七天。
  
  从离婚协议书交到他手上之后,整整一个星期,他不与我说一句话,也睡了七天的沙发,每天仍然照常上下班,除了更加冷淡,我感觉不到他的喜怒哀乐。
  
  那张协议书,就算扔到垃圾筒里,还会有触动垃圾袋的声音,可是他,一点声音也没有,我怀疑他根本不当一回事,一段时间不理会我,只是在看我会不会自己忘了离婚这回事。我受不了了,他到底要怎么做?连离婚,也要离得这么漠然吗?
  
  然而,七天之后的他,结结实实吓了我一跳。
  
  一早,我听到他在客厅起床的声音,隔着门板听不真切,我却一直等不到他出去上班的关门声。一阵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取代了他一向安安静静的作息,我终于按捺不住起身察看,却在开胹后,闻到了一阵食物的香气。
  
  「起床了?吃点蛋卷。」他笑譻,如新婚时我吻他之后那般浅笑。
  
  我心里狠狠跳了一下,原以为古井不波的情绪,因他久违的体贴而起了丝丝涟漪。
  
  他还是那么轻易的,可以撩动我的心。
  
  我不清楚他怎么可以混到九点、十点还不去上班,他接收到我的疑惑,也只是淡然一笑,身上简单的服装一点儿上班的气息都没有,可能他,也有工作疲乏吧?
  
  也可能……他要宣判了,关于那张离婚协议书。
  
  看他神色自若的样子,我默默吃着早餐,幻想着等一下他会说的话。他会不会干脆的就离婚了?还是,在我面前撕了协议书?
  
  不可否认的,我的心,倾向后者。
  
  「我升上经理了。」他的第一句话,出乎我意料,下一句话,却马上进入重点,轰得我措手不及,「工作上的事告一段落,现在要好好处理家里的事。」
  
  工作是排在家庭之前吗?我苦笑。
  
  「工作安顿好,我才能给你安定的家。」他像在解释我的疑惑,「所以,告诉我为什
  么要离婚?」他终于问了,脸色变得肃穆。
  
  他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质疑的口气与我说话,望着他难得的厉色,我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觉得我冷淡你了吗?」转眼,他的态度忽而又变得自嘲,弄得我丈二金刚,「我就知道你一个人在家老是胡思乱想……」
  
  我和他长谈了一整天,数个小时的谈话,有五分之四的时间我是在哭的,因为我觉得自己犯了一个滔天大错。
  
  可是,有些事,没有那张离婚协议书,我永远不会知道。
  
  他说,五年来,他确实每天都是抱着我醒来,只是后来他工作忙,起床时间变早,而我仍沉睡譻,不知道罢了,有时他还会亲亲我的脸,看着我贪懒的睡颜,他不忍心 叫醒我。
  
  而摆在盥洗室的漱口杯,他根本搞不清楚小叮当是他的抑或He{ho Ki:24才是他的,他以为粉红色是女孩子的频色,所以他一直用着小叮当的嗽口杯。
  
  原来,我们一直在无形间,做着亲密的唇齿交流,可怜了He{hoKi:24,摆在那儿没人用,成了个装饰品。
  
  早餐,他吃的都是7-11,他承认很想念我做的早餐,可是他不好意思央我每天做给他,他知道我会挤尽脑汁变花样,他舍不得看我太累。
  
  「我娶你,是希望你享福,不是要你来当女佣的。」从他这句话开始,我便止不住眼泪。
  
  提到他的衣着,他更是笑我的傻,他看得出来我会为他添新衣服,按颜色花样在柜里整整齐齐的分类摆放,而新婚时期我常帮他搭配,久了他也知道我的喜好,什么领带配什么衣服,他是为我而穿。
  
  至于热情的早安吻,每天他早在我熟睡间给我了,我却兀自钻牛角尖,认为他不需要我的吻。
  
  「你为什么从不说你爱我呢?」我噙着泪水问他。
  
  「我以为你知道,否则我们为什么结婚?」他理所当然回答。
  
  是啊,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不然我不会嫁给他的,可是,既然知道,我又何必强求他说出来?
  
  女人都是需要一些爱语滋润的,我想这就是理由,看着我控诉的眼光,我想他也知道理由了。
  
  「你做的大菜,很好吃,可是那些菜费工夫,也不全是你喜欢的,所以我宁可做些简单的菜,最好是你也喜欢吃。」
  
  他一句一句的解释,又让我掉了一缸泪水,「你不喜欢吃辣,因此我要你少放辣椒;你不吃内脏,那我也不吃;你怕胖,所以料理时我希望油加少一点;酱油盐份高,吃多肾脏负担大,为了你我健康着想,调味即可,不必加太多。」
  
  只要是我煮的,他都喜欢,想想每次准备食物给他,他没有一次不是吃光的,到底为什么我会觉得抓不住他的胃?
  
  所以,我也抓住了他的心吗?
  
  另一件令我惊讶的事,他真的知道台湾霹雳火的男主角是谁,即使猜得不完全正确。
  
  「是刘文聪吗?还是那个李正贤?晚上在公司加班,同事都会开电视来看,所以我多少也知道一点。」他抚去我脸上泪痕,笑问:「你也在看吗?」
  
  「嗯。」我又想哭了,我真是小觑了那个节目的收视率。
  
  「当上经理之后会比较少加班,那我们就一起看。」他说得轻松,我却鼻头一阵酸楚。
  
  我在意的,其实不是看什么节目,管他行政院长、立法院长是谁,没有他在身 边,看什么都索然无味。
  
  我发现,只要愿意,两个人什么事都可以谈,连我跟他解释台湾霹雳火的剧情,一路聊到整容话题,他也听得津津有味。
  
  是我,是我封闭了自己,以为他不愿意听我说话、不愿意对我说话。他心疼我一个人在家里,聊公司里的事怕闷坏我,又见我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他每天只能摸摸一鼻子的灰。
  
  无论他跟我说什么,我都是爱听的,可是我现在才让他知道,夫妻两浪费了几年的时间在这种误解之间打转,他活该,我也活该。
  
  「我很少看">  
  「好,我以后每天当你的>  ―――――――――――――――――
  聊到生孩子的事,他先是一阵默然。
  
  「我想生一个孩子。」这时候,我有勇气说出口了。
  
  「我以为你不想,刚结婚那一阵子,你不是一直吃避孕药?」难得听到他有些怪罪的语气。
  
  进一步了解之后,我才发现,他一直知道我在吃药——或许是我哪次把药随便搁在化妆台上,被他看到了,他彻底了解我不想要孩子。
  
  而他也知道,我吃完药隔天会有水肿的现象,身子骨纤细的我,一双脚肿得跟象腿一样,也只有我这种人的鸵鸟心态才会认为他不会发现。
  
  后来我养成习惯将药好好放在抽屉中,他以为我不再吃,怕身子水肿难受,所以他戴起保险套,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我。
  
  「你又水肿了吗?一直哭个不停,是想把身体里的水逼出来?」他居然敢揶揄我?免
  不了得到我饱以老拳!他还是想要孩子的,听完我说想生孩子,他眼下兴奋的光芒大大的告诉我这一点。只不过,那抹光芒在闪烁之后随即敛去,他又正襟危坐的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真的想生?」
  
  「想啊,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
  
  「只是因为无聊?如果一个人在家无聊,你想出去学东西、去工作、和朋友去逛街,我不会阻挠你」
  
  「你不是也想吗?」我生气了,纵然泪眼婆娑没什么说服力。
  
  他开始说起那个四千两百公克的巨婴,原来那名女性朋友的经验不仅吓到我,也吓到他了。他不希我生孩子还要受极大的痛苦,什么剖腹产、自然产,他一点概念也没有,只知道一定会很痛。
  
  他明白我怕痛,所以他舍弃了生孩子的想法。
  
  「我不管,我要生。」明了了他的想法后,我更希望替他生一个孩子,身体里流着我和他血液的孩子。
  
  「那就生吧!」他悄悄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令我脸红的话。
  
  「你这么有精力?不是上班很累吗?」我狐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经他解释,我才恍然大悟,就算工作累,他偶尔也有欲望,有时晚上搂着我,又看我睡得香甜,这种看得到吃不到的痛苦,他只能郁郁的闷在自己心里。
  面对他的心意,我,真的无言了。
  
  在我像两颗水蜜桃的双眼略为消肿后,他催我换衣服,带我出门。
  
  已经好久没和他一起出游了,在两人间的冷淡破冰后,坐在他身边竟也给我当初恋爱的感觉。
  我凝望着他专心驾驶的侧脸,将他的动作姿态深深刻在心里,因为我差点忘了,我和他之间还横着一个问题。
  
  那张离婚协议书。
  
  我要一辈子记住他的模样,如果他最后仍是签了名。
  
  可是,他应该不会签吧?否则,他何必和我讨论生孩子的事……
  
  「到了。」他停车,我也随之下车。
  
  海风迎面吹来,是淡水。他也记得这个地方,这个我们记忆珍藏的地方。
  
  「我一直想带你来,可是你假日都和朋友出门,我只好蒙着棉被在家睡觉。」他如此说道。
  
  这是个什么乌龙?
  
  我体谅他工作累,他体谅我和朋友出门,就这样,我们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相伴。
  
  「你以后想干什么,可以直接说!」我恼火的盯着他。
  
  「你也是。」他正经八百的回视我,言下之意是要我别五十步笑百步。
  
  说来也好笑,我们一直认为自己是在为对方着想,以自己的方式去体贴对方,这种自以为是却导致了无数个阴错阳差,一直到我开始怀疑自己不爱他,他也不爱我了,才惊觉这份爱并不是消逝,而是溶入了生活之中,自然的让人忘了它的存在。
  
  爱情的表现,可以是黏腻、亲热、奉献、祝福,甚至是退让,每个人的方式不同,会导致的结果各异。我的方式是盲目的付出,他的方式是全然的关怀,乍看之下两个人都没错,可是无论什么方式,中间少了一种叫「沟通」的元素,就容易导致裂痕。
  
  我们的婚姻,就是建筑在这种缺乏沟通的空中楼阁之上,嫁给这个男人五年了,我以为我渐渐的不爱他,但只是一番简单的剖白心意,我对他所有的爱再度复活,甚而转浓。
  
  女人会因男人长久的冷落而对爱情失望,也可以因男人一句话又对爱情充满希望,我——不想和他离婚,一点儿也不想,当初硬着头皮签下名,或许只是赌气,只是要他正眼看看我,可是……
  
  「那、那张离婚协议书……」我要收回来。
  
  「在公司里。」他好整以暇,「公司的碎纸机里。」
  
  这个意思是……?
  
  「你想离婚,等我成为亡夫时再说吧!」我估量不出他说这句话是不是在开玩笑,不过他又骗到我的泪水。
  
  他真的很爱我……即使他没有说过。我想,如果我坚持离婚,他会放我走的,他舍不得见我难过,就像他见我掉泪又赶快搂住我一样。
  
  倘若,是他想离婚呢?
  
  恕我自私,我是坚决不会放的,除非等我变成亡妻,同样因为他舍不得见我难过,我自信可以留住他。
  
  「淡水整个都变了,我都快不认识了。」哄完了我,他连忙带开话题。
  
  「我来过,我知道有什么景点。」
  
  「那这次就要靠你带路了。」
  
  是啊,我们可以开创">的回忆,只要有我也有他,什么时间地点都不成问题。
  
  结婚五年,我又发现了一次爱情 。  
  
f/)" om/ssssssssf)" i clearf.newdcog-spd"of/)" om/erssssssssf)" rer f/)" om/erssssssssf)" rer f/)" om/er ode/gerssssss ssf)" irer f]criptargin-right:jr(sscript i7d7 wumiiRelbordItems fivcript>er ssf/)" om/ o/)" om/erssssssssf)" i clearfptc p" hrrztagb erssssssssss<]--> clearfptc:">erssssssssssss<]--> clearfd!--r; bcmabs" > >erssssssssssss<]--> clearfnbc-0r{fc-0-40 ptcmt ptcmt-2">评论这张div claerssssssssssdiv claersssssssso/)" om/ ode/ r-yle=":block;wead "d clearfptc p" hrrztagb erssssssssss<]--> clearfptc:">erssssssssssss<]--> clearfnbc-0r{fc-0-40 ptcmi">er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 clearfnbc-0r{fc-0-40 ptcmtsr转发至微博div claerssssssssssf/]-->>ersssssssso/)" om/ssssssssf)" i clearfptc p" hr">erssssssssss 网易o/)" om/sssssssserssssssssf)" ir-yle=":block;wead "d clearfptc p" hrrztagb erssssssssss<]--> clearfptc:">erssssssssssss<]--> clearfnbc-0r{fc-0-40 ptcmi">er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 clearfnbc-0r{fc-0-40 ptcmtsr转发至微博div claerssssssssssf/]-->>ersssssssso/)" om/ererssssssss<)" i clearf.new hr t /> fpl_6 c="text">erssssssssssersssssssssserssssssssssf)" i clearfedroup /> r-yle="oetivee3-sizth:134px;hei3-sizmargiallcn:rsorz oerssssssssssss<]--> clearffpl7">阅读(<]--> 7d7 $_]-->iReadCouba">17div cla)f/]-->><]--> clearfop: fpl7">|div claerssssssssssss<]--> clearffpl7">评论(<]--> 7d7 $_]-->iC cmentCouba">0f/]-->>)f/]-->>ersssssssssso/)" om/sssssssssserssssssssssersssssssssso)" ir-yle="oetivee4-repth:134px;hei4-rep oerssssssssssss<)" i clearfprsor rdif oerssssssssssssss<]--> r-yle=":block;wead "d clearfprsor sep sep-lasa fpl7">|div claerssssssssssssssf)" i clearfedesi code prsorlgerssssssssssssssss<]--> 7d7 $_]h:23Btn_--.m-3bl-itln-r分享到l?from"d clearfedesi bd --.m-3 ffbk6auts > >erssssssssssssssss<]--> 7d7 $_]h:23Btn_/reditibobl-itln-r分享到新浪微博"d clearfedesi bd /redib ffbk6auts > >erssssssssssssssss<]--> 7d7 $_]h:23Btn_qqbl-itln-r分享到QQ空间"d clearfedesi bd qqztne ffbk6auts > >erssssssssssssssss<]--> 7d7 $_]h:23Btn_qqitibobl-itln-r分享到腾讯微博"d clearfedesi bd qqitibo ffbk6auts > >erssssssssssssssss<)" i7d7 $_]h:23Btn_itixinbl-itln-r分享到微信"d clearfedesi bd itixin ffbk6auts erf)" i clearfpx;p2dim6e;}. mpl6"rerssss

用微信> <> <“扫一扫”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网襢/)" om/ssssssssssssssss
ersssst)" i clearf.i s erssssssss

用易信> <> <“扫一扫”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网襢/)" om/ss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ssss生娃娃时,眼中绽放的神采,可是我更忘不了,那位女性朋友用着虚弱的语气告诉我,她整整痛了一天一夜,才求医生由自然产改为剖腹产。 <br><   <br><  我更不敢生小孩了。 <br><   <br><  五年后的今天,他似乎已经放弃生小孩这回事,毕竟只有他一头热是没用的。 <br><   <br><  可是,待在他上班之后空洞的房子里,我突然觉得生个孩子也不错,至少屋子里会热闹点,我的寂寞也会少一点。 <br><   <br><  他早就在数年前就开始用保险套了,我不清楚是什么让他改变心意,不过这也松了我一口气,我对避孕药似乎过敏,不论换什么牌子最后都落得一个水肿的下场。 <br><   <br><  我猜他六百多度的近视加闪光,应该看不出我水肿前和水肿后有什不一样,重点是,他的保险套解决了我一个大麻烦,同时又带来另一个新烦恼。 <br><   <br><  我现在想要一个孩子了,他却似乎不想,我不知怎么跟他开口。 <br><   <br><  更别提他频繁的加班,晚上常累得倒头就睡,如果我再开这个口,似乎变相增加他的压力。 <br><   <br><  两个人之间,已经够低潮了,不需要再增加一个会引起冲突的话题。 <br><   <br><  在我们恋爱的时候,他很喜欢带我到淡水,坐在河堤旁看落日,沿着码头走一遭,可以吃到不同口味的各式小吃。淡水的海产颇富盛名,他似乎是只识途老马,总知道哪家是最道地的。 <br><   <br><  有时候,他带着我坐渡轮到对岸的八里,那里热闹的只有一条路,卖的全是孔雀蛤,两个人可以吃掉一大盘,还觉得意犹未尽。 <br><   <br><  他也会和我骑双人脚踏车沿着淡水老街骑到淡海,再由淡海骑回来,沿路的风景不算十分迷人,但有种质朴的味道,兼之海风咸咸的打在脸上,我很享受这种气氛。当然,坐在脚踏车后座的我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心情好的时候才踩两下,他明知我偷懒,还是卖力的踩。 <br><   <br><  我很怀念,真的,即使过了五年,那段回忆仍然历历在目。 <br><   <br><  婚后到淡水的次数,除了新婚那一阵子,几乎屈指可数,近两、三年更是一次都没去过。 <br><   <br><  每到假日,他不到中午不会起床,我见他这么疲倦,当然也不会烦他带我到处走走。 <br><   <br><  假日照理说,我和他应该可以有些交集,可是他累,我只能自己找事做,和在上班工作的朋友出门逛逛街,聊聊是非,也顺便埋怨一下他。 <br><   <br><  至于在家睡觉的他,午、晚饭,自己解决吧! <br><   <br><  他不知道,在前几个月,我耐不住无聊,自个儿坐捷运到了淡水。 <br><  果然,太久没有去了,那里已经变成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br><   <br><  河堤旁的小吃摊不见了,全部集中在捷运站附近,过去我和他看夕阳的地方整修成一条长堤,仅供散步。路面变得干净整洁固然是好,但是收藏着我和他美好记忆的地方,消失了。 <br><   <br><  没有他的带路,我找不到道地的海产店,找不到好吃的小吃,自己一个人也骑不了双 <br><  人单车,但我惊讶的发现,淡水多了一个渔人码头,可以坐公车过去。 <br><   <br><  渔人码头,他的脚步没有踏上过,我先了他一步,这,是没有他,只有我的经验。 <br><   <br><  到了渔人码头边,风景美复美矣,却有种人工雕砌的做作。我以为花了几百元搭乘蓝色公路可以到对岸八里,就像渡轮一般,但那失了古风的游艇却绕了一大圈后又开回原点。 <br><   <br><  除了颠簸的船身摇得我头晕目眩,我记不起来什么美丽的风景,连孔雀蛤也没捞到一粒。 <br><   <br><  淡水变了,我和他的回忆,也变了。 <br><   <br><  某个早上,我特地比他早起,煮了顿睽违已久的丰盛早餐给他。 <br><   <br><  然后,没有第三者,没有争吵。 <br><   <br><  我递出了离婚协议书。 <br><   <br><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震惊的表情,如果那天是愚人节,我想我成功了。 <br><  可是,我不会开那般恶劣的玩笑,他知道我是认真的。 <br><   <br><  他没有像一般男人一样,暴跳如雷,开始数落女方的罪状;也没有哭哭啼啼,跪下哀求我留下,他只是极力冷静自己的心绪,默不吭声的接下协议书,开胹,上班,一如往常。 <br><   <br><  他或许也察觉我们的夫妻关系到了一个瓶颈,也打算仔细考虑离婚的可行性,他近几年的疏离,我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可是他这天的冷漠,几乎倾尽我五年的泪水。 <br><   <br><  我有些后悔,这后悔逐渐蔓延,以心脏为一个起点,通传至我的头顶及脚趾。但后悔又如何?不快刀斩乱麻,也只是拖着一个平淡如水的日子,两个人干耗。 <br><   <br><  我不知道自己对他的爱剩多少,更不清楚他对我的爱剩多少。嫁给他之前,我就知道他沉默寡言;嫁给他之后,自以为能改变他的我,并没有改变他多少。 <br><   <br><  我的爱,还不足以改变他,他的爱,亦不足以为我改变,这大概是关键所在。 <br><   <br><  柴米油盐酱醋茶会摧毁爱情的甜蜜,我尝到了,但这却是用五年换来的教训。 <br><   <br><  趁现在,没有孩子,没有牵绊,我也不贪图他什么,该是离婚最好的时机吧? <br><   <br><  抖着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名的我,到之后他出去几个小时了,我仍然在发抖。这是一种未知的惶恐,我,等他给我一个结果。 <br><  ――――――――――――――――――― <br><  他冷淡了我五年后,又凌迟了我七天。 <br><   <br><  从离婚协议书交到他手上之后,整整一个星期,他不与我说一句话,也睡了七天的沙发,每天仍然照常上下班,除了更加冷淡,我感觉不到他的喜怒哀乐。 <br><   <br><  那张协议书,就算扔到垃圾筒里,还会有触动垃圾袋的声音,可是他,一点声音也没有,我怀疑他根本不当一回事,一段时间不理会我,只是在看我会不会自己忘了离婚这回事。我受不了了,他到底要怎么做?连离婚,也要离得这么漠然吗? <br><   <br><  然而,七天之后的他,结结实实吓了我一跳。 <br><   <br><  一早,我听到他在客厅起床的声音,隔着门板听不真切,我却一直等不到他出去上班的关门声。一阵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取代了他一向安安静静的作息,我终于按捺不住起身察看,却在开胹后,闻到了一阵食物的香气。 <br><   <br><  「起床了?吃点蛋卷。」他笑譻,如新婚时我吻他之后那般浅笑。 <br><   <br><  我心里狠狠跳了一下,原以为古井不波的情绪,因他久违的体贴而起了丝丝涟漪。 <br><   <br><  他还是那么轻易的,可以撩动我的心。 <br><   <br><  我不清楚他怎么可以混到九点、十点还不去上班,他接收到我的疑惑,也只是淡然一笑,身上简单的服装一点儿上班的气息都没有,可能他,也有工作疲乏吧? <br><   <br><  也可能……他要宣判了,关于那张离婚协议书。 <br><   <br><  看他神色自若的样子,我默默吃着早餐,幻想着等一下他会说的话。他会不会干脆的就离婚了?还是,在我面前撕了协议书? <br><   <br><  不可否认的,我的心,倾向后者。 <br><   <br><  「我升上经理了。」他的第一句话,出乎我意料,下一句话,却马上进入重点,轰得我措手不及,「工作上的事告一段落,现在要好好处理家里的事。」 <br><   <br><  工作是排在家庭之前吗?我苦笑。 <br><   <br><  「工作安顿好,我才能给你安定的家。」他像在解释我的疑惑,「所以,告诉我为什 <br><  么要离婚?」他终于问了,脸色变得肃穆。 <br><   <br><  他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质疑的口气与我说话,望着他难得的厉色,我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br><   <br><  「你觉得我冷淡你了吗?」转眼,他的态度忽而又变得自嘲,弄得我丈二金刚,「我就知道你一个人在家老是胡思乱想……」 <br><   <br><  我和他长谈了一整天,数个小时的谈话,有五分之四的时间我是在哭的,因为我觉得自己犯了一个滔天大错。 <br><   <br><  可是,有些事,没有那张离婚协议书,我永远不会知道。 <br><   <br><  他说,五年来,他确实每天都是抱着我醒来,只是后来他工作忙,起床时间变早,而我仍沉睡譻,不知道罢了,有时他还会亲亲我的脸,看着我贪懒的睡颜,他不忍心 叫醒我。 <br><   <br><  而摆在盥洗室的漱口杯,他根本搞不清楚小叮当是他的抑或He{ho Ki:24才是他的,他以为粉红色是女孩子的频色,所以他一直用着小叮当的嗽口杯。 <br><   <br><  原来,我们一直在无形间,做着亲密的唇齿交流,可怜了He{hoKi:24,摆在那儿没人用,成了个装饰品。 <br><   <br><  早餐,他吃的都是7-11,他承认很想念我做的早餐,可是他不好意思央我每天做给他,他知道我会挤尽脑汁变花样,他舍不得看我太累。 <br><   <br><  「我娶你,是希望你享福,不是要你来当女佣的。」从他这句话开始,我便止不住眼泪。 <br><   <br><  提到他的衣着,他更是笑我的傻,他看得出来我会为他添新衣服,按颜色花样在柜里整整齐齐的分类摆放,而新婚时期我常帮他搭配,久了他也知道我的喜好,什么领带配什么衣服,他是为我而穿。 <br><   <br><  至于热情的早安吻,每天他早在我熟睡间给我了,我却兀自钻牛角尖,认为他不需要我的吻。 <br><   <br><  「你为什么从不说你爱我呢?」我噙着泪水问他。 <br><   <br><  「我以为你知道,否则我们为什么结婚?」他理所当然回答。 <br><   <br><  是啊,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不然我不会嫁给他的,可是,既然知道,我又何必强求他说出来? <br><   <br><  女人都是需要一些爱语滋润的,我想这就是理由,看着我控诉的眼光,我想他也知道理由了。 <br><   <br><  「你做的大菜,很好吃,可是那些菜费工夫,也不全是你喜欢的,所以我宁可做些简单的菜,最好是你也喜欢吃。」 <br><   <br><  他一句一句的解释,又让我掉了一缸泪水,「你不喜欢吃辣,因此我要你少放辣椒;你不吃内脏,那我也不吃;你怕胖,所以料理时我希望油加少一点;酱油盐份高,吃多肾脏负担大,为了你我健康着想,调味即可,不必加太多。」 <br><   <br><  只要是我煮的,他都喜欢,想想每次准备食物给他,他没有一次不是吃光的,到底为什么我会觉得抓不住他的胃? <br><   <br><  所以,我也抓住了他的心吗? <br><   <br><  另一件令我惊讶的事,他真的知道台湾霹雳火的男主角是谁,即使猜得不完全正确。 <br><   <br><  「是刘文聪吗?还是那个李正贤?晚上在公司加班,同事都会开电视来看,所以我多少也知道一点。」他抚去我脸上泪痕,笑问:「你也在看吗?」 <br><   <br><  「嗯。」我又想哭了,我真是小觑了那个节目的收视率。 <br><   <br><  「当上经理之后会比较少加班,那我们就一起看。」他说得轻松,我却鼻头一阵酸楚。 <br><   <br><  我在意的,其实不是看什么节目,管他行政院长、立法院长是谁,没有他在身 边,看什么都索然无味。 <br><   <br><  我发现,只要愿意,两个人什么事都可以谈,连我跟他解释台湾霹雳火的剧情,一路聊到整容话题,他也听得津津有味。 <br><   <br><  是我,是我封闭了自己,以为他不愿意听我说话、不愿意对我说话。他心疼我一个人在家里,聊公司里的事怕闷坏我,又见我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他每天只能摸摸一鼻子的灰。 <br><   <br><  无论他跟我说什么,我都是爱听的,可是我现在才让他知道,夫妻两浪费了几年的时间在这种误解之间打转,他活该,我也活该。 <br><   <br><  「我很少看">的回忆,只要有我也有他,什么时间地点都不成问题。 <br><   <br><  结婚五年,我又发现了一次爱情 。   <br><   <br><" />erss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sssserssssssssssssss rightoperbor />-arg. erssssssssssssss<]--> clearff-myLikeIauts likebtn pnt pright"d7d7 $_]-->Like">喜欢f/]-->>er ssssssssssss<]--> clearff-myLikeIauts recommendbtn pnt pright"d7d7 $_]-->Recommend">推荐f/]-->>er ssssssssss<]--> r-yle=":block;wead "d7d7 $_]-->ShowRecommend"6 cass7 rsor rdhr p" hr. er ssssssssssss<]--> clearf rsor ul fpl_ f]--> 7d7 $_]-->RecommendCouba">0f/]-->>人f/]-->><]--> clearf rsor d!--r; icn0 icn0-722r{fw-tgl1 nas-icn0fix" > ><]--> clearf rsor d!--r; icn0 icn0-621 nfw-tgl0r{as-icn0fix" > ><]--> clearffpl7">f/]-->>| er ssssssssssf/]-->>erssssssssssss历史上的今天fi)" oerssssssssfi)" oer ssssf)" ir-yle=":block;wead ;visibility:最近读者fi)" oer ssssfi)" oer ssssf)" ir-yle=":block;wead ;visibility:热度网 ssssssssf)" i7d7 fcashadwrapbl cass7 fcashadwrapb fi)" oer ssssssssfiframn mie6inwidth="0blVie6inoetive="0bl7d7 lmid_iframnl r-yle=":block;wead ;blwidth="590bloetive="100blframnborder="0bl]crolth:g="no" allowtran]--rency7 true">>er ssssssssf)" ir-yle="paddh:g-rsor:24repco--r:#000p. 玩LOFTER,免费冲印20张照片,人人有奖!     falr-yle="co--r:#d7854e;margidecorbogon:none;blhref="

我要抢><蚮i)" oer ssssss评论erss nabs = arg Imag0(); nabs.src=\'
'erssssssssssss}erssersserssssssfal cass7 fpl3 noulbl-ie6body" class=erssssss{if x.visitorNamn==visitor.userNamn}ersssssserssssss{else}erss sserssssss{iif}erss ss网襰sssssf)" i cass7 cwd vnamn to deb>erssssss {if x.moveFrom=='wap'}erss ssssssfal cass7 noul pntbl-ie6body" class=<]--> -itln="来自网易手机博客"i cass7 d!--r; wapIaut o fi]-->>网襰sssss {elseif x.moveFrom=='iphone'}erss ssssssfal cass7 noul pntbl-ie6body" class><]--> -itln="来自iPhone客户端"i cass7 d!--r; iphoneIaut o fi]-->>网襰sssss {elseif x.moveFrom=='android'}erss ssssssfal cass7 noul pntbl-ie6body" class><]--> -itln="来自Android客户端"i cass7 d!--r; androidIaut o fi]-->>网襰sssss {elseif x.moveFrom=='mobile'}erss ssssssfal cass7 noul pntbl-ie6body" class href="
<]--> -itln="来自网易短信写博"i cass7 d!--r; wapIaut o fi]-->>网襰sssss {iif}erss ssssfal cass7 fpl3 m2al l-ie6body" class=erssssssssss${fn(x.visitorNicknamn,8)|escape}erssssssssfi>网易ersserssss{if !!a}erss fal-ie6body" class=fi>网易${fn(a.nicknamn,8)|escape}fi>网易${a.selfIntro|escape}{if geeat260}${su rsment}{iif}fi)" oer ssssf)" i cass7 hrsrztagb fi)" oer ssf)" i clearfmbga p" hrrrgigb蚭rssssssssf)" i cass7 mbgai"> fi)" oerssssssssfal cass7 fpl3 rgig m2al href="#bl-ie6body" class>fi>网易erss<#--最新日志,群博日志--蚭rss${fn(x.-itln,26)|escape}蚮ili蚭rssss{iif}erss {/lisr}ersserss<#--推荐日志--蚭rss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erssssssssfal cass7 fpl3 noulbl-ie6body" class=erssssssssfabs alt="${x.recommenderNicknamn|escape}" onerror="to s.src=cocbogon.f40"i cass7 cwd bdwa bdc0l rrc="${fn1(x.recommenderNamn)}"/>erssssssssfi>网易erssssss ssfal cass7 fpl3 m2al -ie6body" class=erssssssssssss${fn(x.recommenderNicknamn,6)|escape}erssssssssssfi>网易0}erss fp i cass7 fpl6">他们还推荐了:<]--> cass7 d!--r;">·<>${y.recommendBcogTitln|escape}蚮ili蚭rssss {/if}erss {/lisr}erssssfiul蚭rssss{/if}ersserss<#--引用记录--蚭rsserssss<]--> clearf rsor fpl7">转载记录:>erssss
    erssss{lisr d as x}erss ssflii cass7 clearfix" erssssssss<]--> clearf rsor d!--r;">·<>erssssssss<)" i cass7 t c to de rsor"><]-->>fal-ie6body" class= cass7 fpl7 m2al href="${x.referBcogUrl}">${x.referBcogTitln|escape}蚮i]-->><]-->>fal-ie6body" class= cass7 fpl7 m2al href="${x.referHomnPag0}">${x.referUserNamn|escape}蚮i]-->>erss<#--博主推荐--蚭rsserssss{lisr a as x}erss {if !!x}erss flii cass7 to deb>fal-ie6body" class= cass7 fpl3 m2al href="
    ${x.-itln|default:""|escape}蚮ili蚭rssss{/if}erss {/lisr}ersserss<#--随机阅读--蚭rsserssss{lisr a as x}erss {if !!x}erss flii cass7 to deb>fal-ie6body" class= cass7 fpl3 m2al href="
    ${x.-itln|default:""|escape}蚮ili蚭rssss{/if}erss {/lisr}ersserss<#--首页推荐--蚭rsserssss{lisr a as x}erss {if !!x}erss flii cass7 to deb>fal-ie6body" class= cass7 fpl3 m2al -ie6body" class=${x. cogTile|default:""|escape}蚮ili蚭rssss{/if}erss {/lisr}ersserss<#--历史上的今天--蚭rsserssss4}{beeak}{iif}erssssss{if !!x}erss ssssflii cass7 to de fpl_ erssssssssssfal cass7 m2al -ie6body" class= href="
    ${fn1(x.-itln,60)|escape}蚮]--> cass7 fpl7">${fn2(x. .adashTimn,'yyyy-MM-dd HH:mm:ss')}>erssssssssfili蚭rssss {/if}erss {/lisr}erssssfiul蚭rsserss<#--被推荐日志--蚭rss${fn(x.-itln,26)|escape}蚮ili蚭rssss{iif}erss {/lisr}ersserssssf#--上一篇,下一篇--蚭rsserssss {if !!( cogDetail.preBcogPermallnk)}erss ss <]--> clearfilft d!--r; icn0 icn0-6:/"> fi]-->>ersssssssf)" i cass7 rsor to deb>fal cass7 m2al href="
    ${ cogDetail.preBcogTitln|escape}蚮i)" 蚭rssss {/if}erss {if !!( cogDetail.nargBcogPermallnk)}erss ss <]--> clearfirgt d!--r; icn0 icn0-619"> fi]-->>ersssssssf)" i cass7 right to deb>${ cogDetail.nargBcogTitln|escape}蚮i)" 蚭rssss {/if}ersserss<#-- 热度 --蚭rsserssssssfal cass7 fpl3 noulbl-ie6body" class=erssssss{if x. .adasherUsernamn==visitor.userNamn}ersssssserssssss{else}erss sserssssss{iif}erss ss网襰sssssf)" i cass7 cwd vnamn to deb>erssssss erssssssssss${fn(x. .adasherNicknamn,8)|escape}erssssssssfi>网易 fi>网易ersserssf#-- 网易新闻广告 --蚭rss fpl6 bdwb bdc0 bds/">网易新闻fi)" 蚭rssssssssssssf)" i cass7 argscntb>erssssssssssssssssfal cass7 headargsbloidefocus7 true" -ie6body" class=er ssssssssfabs rrc="${abssize(headllnes.abssrc,240,150,true)}">er ssssssssf]--> cass7 icover">>er ssssssssf]--> cass7 info"><]--> cass7 dmgdesc to deb>${headllnes.-itln|escape}>>er ssssssss蚭r ssssssss0}erss ssssssssssssssss{lisr argslisr as x}erss ssssssssssssssss{if x_index>7}{beeak}{iif}er ssssssss ssflii cass7 to de"><]--> clearfi cock dotb>·>${x.-itln|escape}蚮ili蚭r ssssssss ss{/lisr}erssssssssssssssss {/if}er ssssssss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蚭r ssssssssersserssf#--右边模块结构--蚭rsserssss<)" i cass7 uinforztagb fi)" oerssssfh4 cass7 fpl7 fs0 ltt poiderztagb 被推荐日志更多><><蚮i)" 蚭rssssfbr/>fbr/>erssssf)" i7d7 yodaoad_rblr-yle=":block;wnone;_zoom:1z ofi)" oerssssf)" i7d7 --.m-3_sh:glnb>erssf#--评论模块结构--蚭rsserssssssf)" i cass7 caseb>erssf#--引用模块结构--蚭rsserssss f)" i cass7 closeb>ersssssss<]--> clearfztag d!--r; icn0 icn0-57"> fi]-->>erssssserssssf#--博主发起的投票--蚭rss  投票给ersssssss {v/> first_opogon = true;}erss ss {lisr x.voteDetailLisr as voteToOpogon}erss ss ssss{if voteToOpogon==1}ersssssss ssssss{if first_opogon==false},{/if}  “${ [voteToOpogon_index]}”  ersssssss ssss{/if}erss ssss{/lisr}erssssssss{if (x.role!="-3.) },“我是${c[x.role]}”  {/if}erss ssss    <]--> clearffpl7">    ${fn1(x.voteTimn)}>erssssssss{if x.userNamn==''}{iif}erssss{/if}erss {/lisr}erssererv/> wumiiPermaLlnk = "
    wumiiTags = ""; //文章标签,以英文逗号分隔,如:"标签1,标签2"erv/> wumiiSitePrefix = "
    wumiiParams = "&num=5&mode=3&pf= cog163"; //num为默认显示的相关文章数目,mode为默认的显示模式(1为文字,2为图片,3为自动) er<]cript -gin="marg/java]criptb rrc="
    erer<]cript -gin="marg/java]criptb rrc="
    er<]cript -gin="marg/java]criptb>erssssfuncogon GetRandomNum(Min,Max)erssss{ersssssss v/> Range = Max - Min;erssssssssv/> Rand = Math.random();erssssssssre-urn(Min + Math.roubd(Rand * Range));erssss}erssssv/> kaolaRandomNum = GetRandomNum(1, 1-);erssssif(kaolaRandomNum == 1 || kaolaRandomNum == 2 || kaolaRandomNum == 3){ersssssss window.iniaTsAd && iniaTsAd('#j-koala-ads');erssssssssv/> kaolaAdsNode = document.getErsmentById("j-koala-ads");ersssssssskaolaAdsNode && (kaolaAdsNode.r-yle.:block; = " cock");erssss}ererer fi)" 蚭rssssssf)" i cass7 r cr h100b> fi)" 蚭rsssserssssssf)" i cass7 l bl bhb> fi)" 蚭rssssssf)" i cass7 r br bhb> fi)" 蚭rssssssf)" i cass7 c bc bh lcrb> fi)" 蚭rssss fi)" 蚭rssssssf)" i cass7 l wl t ltb> fi)" 蚭rssssssf)" i cass7 l wl b lb">  wr g rg h100b> fi)" 蚭rssssssf)" i cass7 > wr t rtb> fi)" 蚭rssssssf)" i cass7 > wr b rb"> <)" i cass7 wkg h ]--ceb><)" i cass7 c h">   erss<)" i cass7 wkg hb>erssss

    页脚

    erssss<)" i cass7 k">ssssssfa rel="nofoltow"i cass7 m2a fpl8bl-ie6body" class=href="
    我的照片书蚭rssssssf]--> cass7 p fp10">->erssssss博客风格蚭rssssssf]--> cass7 p fp10">->erssssss手机博客蚭rssssssf]--> cass7 p fp10">->erssssss下载LOFTER APP蚭rssssssersssssserssssss<]--> clearfp fp10">-><]--> clearffpl8bl7d7 $_foot_sub]cribeb><]--> cass7 d!--r; m2a icn0 icn0-919"> fi]-->>fal cass7 m2a fpl8b>订阅此博客>erssss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7ss >erssfal cass7 prbl-ie6et="_bla:k" href="
    ${u}蚭rerssssssss{lisr wl as x}erss ssssf)" i cass7 grp">${x.g}erssssssss{lisr x.l as y}erss ssssfal cass7 itm noulblhref="#bloidefocus7 true" namn="{if -ginof(y.v)=='strh:g'}${y.v}{else}${y_index}{iif}b>${y.n}蚭rssssss {/lisr}erssssss{/lisr}ererss${x.n}蛖/lisr}erssss{/if}ererer<]cript -gin="marg/java]criptb>ersswindow.N = {tm:{'zbtn':'nbtn',erssssssssssssssssss'bdc0':'bdc0','bdc2':'bdc1',er ss'bgc0':'bgc0','bgc1':'bgc1','bgc2':'bgc2','bgh0':'bgc9',er ss'fpl0':'fpl3','fpl1':'fpl4','fpl2':'fpl5','fpl3':'fpl6','fpl4':'fpl7','fpl5':'fpl9'}};erssDbor.servTimn = '07/27/2//7 04:28:43';ersscocbogon.api = '
    ersss <]cript -gin="marg/java]criptb rrc="
    ersss <]cript -gin="marg/java]criptb rrc="
    erss<]cript rrc="
    ersss _ttes_nacc=' cog';neteaseTr hker();ersssserssssarg Imag0().src = '
    er<]cript>erwindow.serTimnout(funcogon(){erss(funcogon(i,s,o,g,r,a,m){i['GooglnAnalyticsObjeco']=r;i[r]=i[r]||funcogon(){erss(i[r].q=i[r].q||[]). .sh(ie6uments)},i[r].l=1*arg Dbor();a=s.ceeateErsment(o),erssm=s.getErsmentsByTagNamn(o)[0];a.async=1;a.rrc=g;m.--rentNode.insertBefore(a,m)erss})(window,document,']cript','//www.googln-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ererssga('ceeate', 'UA-69204963-1', 'auto');erssga('send', 'pag0view');er},30-);er er <]cript -gin="marg/java]criptb>ersssswindow.serTimnout(funcogon(){er J.--adScript('
    er <]cript>erwindow.serTimnout(funcogon(){erssssv/> ]cript = document.ceeateErsment(']cript');erssss]cript.async = 1;erss ]cript.src = '
    erssss<]cript -gin="marg/java]criptb rrc="/argpag0/pre-tgcode/prettify.js >er